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上犹网 - 上犹城市生活门户网站 Shangyou.CN!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947|回复: 1

[文艺作品] 杨龙泉《贞烈满秀傳》赏析--载于江西宁都黄陂杨依《珍溪东山谢氏族谱》

[复制链接]

188

主题

547

帖子

4202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4202
发表于 2015-3-31 18: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龙泉《贞烈满秀傳》赏析



一)


《贞烈满秀傳》,载于江西宁都黄陂杨依《珍溪东山谢氏族谱》,为杨龙泉所撰。


杨龙泉(约1606—1698),字御李,号方堂,江西宁都人,康熙四十七年(1708)戊子岁贡。博览群书,古文诗赋骈体,皆自成一家。喜诱进人才,倡明古学,造门请益者座常满。康熙二十五年(1686)丙寅,邑侯(宁都县令)丁文炯举修县志,垂成未梓。授徒于金精山多年,后选授建昌府(治今江西南城)县学训导,以老辞,年八十余,翻译经史无乘晷(空余时间)。曾参与编纂《赣州府志》,而与合修者九人合称“贞堂九子”的吴之章,不仅尊杨龙泉为前辈,而且在其《杨方堂前辈雨中见怀次韵奉答》云:“玄亭念不才”,称其为汉代扬雄,在其《留别杨方堂前辈》中明确说:“如公堪我师”。


这个“大清逸人吴之章,字松若,号槎叟。”“诗名于赣上者数十年”,“才陵轹侪辈,诗坛酒社非君以执牛耳”,“书工行草,得二王家法”,“善草书,雄放淋漓,得长史神韵。寄兴泼墨,虬松牡丹其最擅也”,“每一落墨辄为人传诵,珍宝之”。


杨龙泉著有《毛诗杨方堂文集》二十五卷、诗二十卷,康熙二十二年(1683)作《杨龙泉志草》。


谢满秀(1676—1695),生于康熙十五年十月初二日,逝于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享年二十岁,江西省宁都县黄陂镇杨依村人。家中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自幼许配于宁都北门连家。连家因贫病交加而主动退婚,亲族嫌贫有富,媒人上门,被逼无奈,而殉情自杀。父亲谢觉庵,方士,后悔莫及,请宁都岁贡、建昌府县学训导杨龙泉为其撰《贞烈满秀傳》以志。


(二)


杨龙泉《贞烈满秀傳》全文:


女名满秀,谢氏,宁都上乡珍溪人。父觉菴,以数学鸣,远逰公卿间。康熙丙辰冬,客吉州,梦一白衣妇人持兰一枝,授之曰:“须珍惜检点。”醒,犹异香满室,心喜为祥。及归,家人告十月初二生一女,即旅舍梦日。


注释:宁都上乡,宁都上三乡,即清泰乡(吟光里、新吉里、安乐里、清泰里、建福里、光化里,含肖田、洛口、东韶)、太平乡(兴教里、建洛里、太平里、建江里、崇信里、永平里、桂竹里、怀仁里、怀德里、永清里,含东韶、广昌一部分、东山坝、石上、钓峰、湛田)、怀德乡(清音里、心化里、仁寿里、钦义里、安仁里、思顺里,含洛口、钓峰、黄陂、小布、大沽、蔡江)。数,即术数,汉族传统文化中五术的命、卜、相三术,以阴阳五行的生克制化的理论,来推测自然、社会、人事的“吉凶”,属《周易》研究范畴的一大主流支派。公卿,三公和九卿的简称;泛指高官。康熙丙辰,即康熙十五年(1676)。吉州,今吉安。检点,指查看;查点。言行谨慎。


译文:忠贞烈女名叫满秀,姓谢,宁都怀德乡珍溪漾漪(今黄陂镇杨依村)人。父亲名觉菴,以术数学识而出名,逰学远方于高官中间。康熙十五年(1676)冬,作客旅居吉安,梦见一个白衣妇女手持蕙兰一枝,交给他并说:“你必须格外珍惜,分外谨慎。”醒来后,还真有奇异的芳香弥漫满室,心中感到非常欢喜,并认为吉祥如意。当回到家后,家人告诉他,十月初二日已生了一女,即是他在旅舍得梦之日。


赏析:满秀,顾名思义,在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以数学鸣,谢觉庵是个方士。远游,说明其学识颇高。白衣妇人,神?仙?佛?待考。梦兰,指妇人怀孕,亦喻受恩宠。


《春秋左传正义》卷二十一宣公传三年:“冬,郑穆公卒。初,郑文公有贱妾,曰燕姞,梦天使与己兰,曰:余为伯鯈,余而祖也。以是为而子,以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如是。既而文公见之,与之兰而御之,辞曰:妾不才,幸而有子,将不信,敢徵兰乎?公曰:诺。生穆公,名之曰兰。”


郑穆公(前648―前606),姬姓,郑氏,名兰,郑文公庶子,母燕姞,故称公子兰,春秋时期郑国第九位第十一任君主,公元前628年―前606年在位,在位22年。


《左传》宣公三年:“穆公有疾,曰:‘兰死,吾其死乎,吾所以生也。’刈兰而卒。”


郑穆公之母梦兰而生,为国君,刈兰而死;谢满秀之父梦兰而生,为仕女,是否刈兰而亡,不得而知?


幼辄灵慧,方四五岁时,同邻儿戏树下,误堕池中。女仓惶走入,向母东西指口,吃吃未分明,母随之出,儿在池几僵,号救得活,人皆异之。


注释:辄,总是,就。灵慧,机灵聪慧。异,诧异,感到惊奇或奇怪。


译文:幼年就机灵聪慧,年方四五岁时,一同在树下游戏的邻居幼儿,失误落堕池塘中。此女孩急忙走回家中,向母亲东西方向指着嘴巴,只是口吃说不太清楚,母亲随她出去,才发现邻居幼儿正浸在池塘中,已几乎僵直,于是大声呼号,而被人救起,且得以复活,此事让人都用诧异的眼光看她。


赏析:此举虽比司马光砸缸救人故事略差一二,但对于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来说,更是难能可贵。因为司马光能砸破一个盛满水的大水缸,最少七八岁,然而谢满秀才四五岁,没有能力去救人,就去找母亲来救人。


稍长容止端肃,见不如礼者,靣颜为赤,凡织姙绘绣之工,触目能效其所为。父授女以《孝经》、《内则》诸书,辄应口成诵,听人说古今节烈,投崖、断臂、截耳蒙被之事,勃勃不自禁。谓人秉天地之正气当如是,识者巳知其矢志不凡。


注释:容止,容貌举止。端肃,端正严肃。如,应当。织姙,织纫,织布缝纫。绘绣,绘画绣花。触目,视线接触到;目光所及。《孝经》,中国古代汉族政治伦理著作,为儒家十三经之一,传说是孔子自作。《内则》,是《礼记》的一部分,主要内容是记载男女居室事父母、舅姑之法。即是指家庭主要遵循的礼则。如儿子孝敬父母,媳妇孝敬公婆,有关夫妇之礼仪等等。除此之外,本章还记载有关饮食制度、养老礼及一些曾子论孝的文字。诸,众,许多。应口,应声出口,随口。成诵,谓读书熟,能背诵。节烈,指旧时指守节或殉节的妇女或者性格贞烈、刚正。投崖,跳崖。断臂,砍断手臂。截耳,割掉耳朵。蒙被,遭受;受到。勃勃,气上升貌。自禁,控制自己的感情。秉,拿着,持。矢志,立下誓愿,以示决心。立下誓愿和志向,以示决心,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表示决心永不改变。矢:射出去的箭叫矢;志:志向。不凡,是指不平凡,不一般。


译文:稍一长大,容貌举止,端正严肃,看到不合礼教的事,就面色变红,凡是纺织、缝纫、绘画、绣花的事,一过目就能效仿而有所作为。父亲教授此女阅读了《孝经》、《内则》等诸多书籍,还能脱口背诵,当听到有人说起古今的节妇烈女,诸如跳崖、断臂、割耳等遭遇之事,就正气勃勃,不能自禁。常说人持天地的正气而生,应当如此,让有见识者得知,她做事矢志不渝,而且不同凡响。


赏析:谢满秀从小受到正统教育,以忠孝为本,以贞洁为本。也具有大家风范,为人处事不同凡响。


投崖,可见诸《醒世恒言》李玉英狱中讼冤:“窦氏投崖,云华坠井,是皆毕命於纲常,流芳於后世也。”


断臂,可见诸《列女传》独腕尼:“播州宣慰杨应龙叛,赣兵杨炯阵亡。讣至家,妻柳氏殓其衣帽,自缢者屡,皆为人觉,不死。豪家儿慕其姿色,争委禽焉。柳不可。姑利厚赀,潜许之。万历庚子六月,豪家来娶,姑逼使升舆。柳大诟曰:“奴子无知犯我,我岂为狗彘行!”豪怒,自入牵其手。柳佯曰:“姑徐徐,俟我更衣行耳。”乃跽向天曰:“吾实不幸,夫死,吾腕为人污矣。”即引利刃断去其腕,豪惊遁。自此祝发为比丘尼。”


割耳,可见诸《魏书》列传列女第八十:“钜鹿魏溥妻,常山房氏女也。父堪,慕容垂贵乡太守。房氏婉顺高明,幼有烈操。年十六而溥遇病且卒,顾谓之曰:‘人生如白驹过隙,死不足恨,但夙心往志。不闻于没世矣。良痛母老家贫,供奉无寄;赤子矇眇,血祀孤危。所以抱怨于黄墟耳。’房垂泣而对曰:‘幸承先人余训,出事君子,义在自毕。有志不从,命也。夫人在堂,稚子襁褓,顾当以身少,相感长往之恨。’俄而溥卒。及大敛,房氏操刀割左耳,投之棺中,仍曰:‘鬼神有知,相期泉壤。’流血滂然,助丧者咸皆哀惧。姑刘氏辍哭而谓曰:‘新子何至于此!’房对曰:‘新妇少年不幸,实虑父母未量至情,觊持此自誓耳。’闻知者莫不感怆。于时子缉生未十旬,鞠育于后房之内,未曾出门。遂终身不听丝竹,不预座席。缉年十二,房父母仍存,于是归宁。父兄尚有异议,缉窃闻之,以启母。房命驾绐云他行,因而遂归,其家弗知之也。行数十里方觉。兄弟来追,房哀叹而不反。其执意如此。训导一子,有母仪法度。缉所交游有名胜者,则身具酒饭;有不及己者,辄屏卧不餐,须其悔谢乃食。善诱严训,类皆如是。年六十五而终。缉事在《序传》。缉子悦为济阴太守,吏民立碑颂德。金紫光禄大夫高闾为其文,序云:‘祖母房年在弱笄,艰贞守志,秉恭妻之操,著自毁之诚。’又颂曰:‘爰及处士,遘疾夙凋。伉俪秉志,识茂行高。残形显操,誓敦久要。诞兹令胤,幽咸乃昭。’溥未仕而卒,故云处士焉。”


襁褓中,与城北连氏子订姻。及茕,连氏子贫且病,不能成礼,其父母偕族戚诣乡,愿离书,以为男女两得。女告其姑曰:“尔家诚贫,何遽至是,吾有私钱奉姑,明年市肉饼来,为入门之贶做示意,或可行赘。”舅姑辞归,而谢氏宗党,咸谓悔婚非出自我,是天眷此女,当得隹偶也。适有邻村闻女偹四德,亟谋纳聘者,女乃告其母曰:“吾自幼至长,耳边只闻呼连姑二字,今忽易他姓耳,堪闻面观受乎?且吾约姑明年来,万毋廹我也。”而媒氏频仍来徃,女知事势不可回,愤恚填胸,辞色未尝露。一日邻家宴会,女室久之,家人待其饰妆其赴,推户则见绛绢系头,高悬于梁死矣,是己亥十二月十四日也。


注释:襁褓,古代泛指一岁以下幼童,现在以此借指未满周岁的婴儿。襁,指婴儿的带子;褓指,小儿的被子。茕,没有兄弟,孤独。诣,到,旧时特指到尊长那里去。得,指称心如意。姑,指婆婆。遽,急,仓猝。贶,赠,赐。赘,入赘,招郎女婿。舅姑,为公公与婆婆并称。宗党,指宗族,乡党。咸,全,都。天眷,上天的眷顾。适,刚巧。偹,古同“备”。四德,即古代女子的德、言、容、功。其中第一要紧是品德,能正身立本;然后是言语(指有知识修养,说话得体,言辞恰当);其次是相貌(指出入要端庄稳重持礼,不要轻浮随便);最后是治家之道(治家之道包括相夫教子、尊老爱幼、勤俭节约等生活方面的细节)。亟,急切;屡次。纳聘,旧时订立婚约时男方赠给女方聘定之物。堪,可。毋,不要,不可以。徃,古同“往”。愤恚,痛恨;怨恨。填胸,胸中充满。辞色,指所说的话,和说话时的神态。未尝,加在否定词前面,构成双重否定;不是。饰妆,打扮。绛,红色。绢,一种薄而坚韧的丝织物。己亥,按此文作于乾隆三十七年(1772)壬辰往前推,应是康熙五十八年(1719)。


译文:在幼年中,谢满秀即与宁都城北门连氏的儿子订了亲。当兄弟全没了,连氏的儿子又贫穷而且身患重病,不能如期举成婚礼,其父母同族人亲戚到乡下来,愿意出具离婚文书,认为这样一来男女双方都能满意。谢满秀却告诉其婆婆说:“你们家诚然贫困,但何至于急成如此,我还有点私房钱以奉献给婆婆,待明年买些肉和饼来,作为入门的礼物以表示诚意,或许可以进行入赘招郎。”公公婆婆辞别回去后,而谢家的宗族乡党,却众口一词说悔婚并非出自我方,这是上天眷顾此女,理当得到隹偶。此时刚巧有邻村闻知谢满秀四德兼备,于是急切而且屡次图谋来下聘礼,谢满秀于是告知其母亲说:“我自幼至长,耳边只听到人呼唤我‘连姑’二字,今天忽然改换他姓了,可听了后脸面受得了吗?况且我已约了婆婆明年再来,万万不可逼我。”然而媒人还是频繁来往不绝,谢满秀知道事情已不可挽回,于是愤恨填胸,但是却不动声色。一日邻家摆了宴会,谢满秀在房间呆了很久不出来,家人在等待她打扮好以赴宴,但推门进去则看见她红绢勒头,高悬于梁上吊死了,时为是己亥年十二月十四日。


赏析:己亥,为康熙五十八年(1719)。但若如此,此时谢满秀已是四十五岁了。按理应是康熙三十四年(1695)乙亥,此时是二十岁了。


谢满秀上面的哥哥全都死了,未婚夫又贫病交加,族人觊觎她家的财产,岂能让她家招上门女婿入门,何况杨依一家姓,外姓人是站不住脚的,她只有死路一条。


人指此女不见夫而夭,兰何为瑞?予谓贞烈足貫金石,泣鬼笇神,功富寿会,何足絜重轻。无论靡芜之歌,白头之吟,贻羞巾帼,即彼棠阜之子,身秉国钧,蹀血禁门,之后彰图凌烟,人争艳慕,自女视之,豈不愧死人地哉?《猗兰操》云:“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美哉!女真不负兰矣!


注释:笇,古同“算”。絜,束缚。靡芜,一种香草,叶子风干可以做香料。古人相信靡芜可以使妇人多子。贻羞,使蒙受羞辱。巾帼,由来古时候的贵族妇女,常在举行祭祀大典时戴一种用丝织品或发丝制成的头饰,这种头巾式的头饰叫巾帼,其上还装缀着一些金珠玉翠制成的珍贵首饰。因巾帼这类物品是古代妇女的高贵装饰,人们便称女中豪杰为“巾帼英雄”,后人又把“巾帼”作为妇女的尊称。棠,落叶乔木,果实略呈球形,可以用作嫁接各种梨的砧木。阜,土山;盛,多,大。秉,拿着,持;掌握,主持。国钧,犹国柄。蹀血,流血很多,踏血而行。形容杀人之多。禁门,宫门。凌烟,凌烟阁,唐贞观十七年(643)二月二十八日(3月23日),唐太宗“为人君者,驱驾英材,推心待士”,为怀念当初一同打天下的诸多功臣,命阎立本在凌烟阁内描绘了二十四位功臣的画像,是为《二十四功臣图》,太宗时常前往怀旧。阁中分为三层:最内一层所画为功勋最高的宰辅之臣;中间一层所画为功高王侯之臣;最外一层所画则为其他功臣。这二十四位功臣是:长孙无忌、李孝恭、杜如晦、魏徵、房玄龄、高士廉、尉迟敬德、李靖、萧瑀、段志玄、刘弘基、屈突通、殷开山、柴绍、长孙顺德、张亮、侯君集、张公谨、程知节、虞世南、刘政会、唐俭、李勣和秦叔宝。艳慕,爱慕;羡慕;亦谓使人羡慕。猗兰操,又名《幽兰操》,最早相传是孔子所作,琴曲似诉似泣,如怨如愤,把孔子此时此刻的内心世界抒发得淋漓尽致,在兰的身上寄托了自己全部的思想感情,是一首优美的颂兰诗,也是一首幽怨悱恻的抒情曲。猗猗,多用做形容事物,柔美貌;美好貌等。


译文:人们指责此女还没有见到丈夫之面就已死亡,所谓手持兰而出生又何以为祥瑞?我则认为她的贞烈足以贯穿金石,泣鬼惊神,算有神功,功名富贵寿命,何足以束缚其重轻。无论是高唱多子的靡芜之歌,还是低咏夫妇的白头之吟,却都使妇女蒙受羞辱,即使她具有乔木、高山之子孙,身执国柄,却蹀血宫门,之后又绘像凌烟阁,让人们争相羡慕,从此女看来,岂不羞愧死人了吗?如《猗兰操》所说:“兰的优美,弥漫其香。不采摘而佩戴,对于兰来说是何等翡伤。”美啊!此女真没有辜负兰了!


赏析:


觉菴于某月日塟其女于蕃下祖山,形为“天虹贯水”之状,泣请铭舆。予觉庵交,业知其事,遂不辞为之铭曰:“予昔游麻姑,中有胡氏墓。风雷震撼巍,封马鬣起须。”曳人指点,并“仙都”志标,“八景”绘为图。呜呼!蕃下幽幽,长虹若虬,有徽谢女,埋玉荒坵,屹与麻姑作逑。


乡贡进士授儒学司训通家世弟杨龙泉拜撰


乾隆三十七年壬辰春月榖旦


注释:祖山,又称祖宗山,指龙脉发源处的山。按距离结穴之处的远近,依次可分为太祖山、太宗山、少祖山、少宗山、父母山。天虹贯水,堪舆术语,为人工做穴四法(吞、吐、浮、尾)之一的浮法。铭舆,作墓志铭于堪舆风水。麻姑,麻姑山,位于江西省南城县,离城约十余华里。麻姑,道教神话中的一位女神,在麻姑山进行修炼成仙,后来这座山成为道教所尊奉的圣地之一。鬣,马、狮子等颈上的长毛。曳,拉,牵引。仙都,在神话中指仙人居住的地方。虬,古代传说中有角的小龙。徽,美好;善良。屹,山势高耸,喻坚定不可动摇。逑,《说文》:“逑,敛聚也。”乡贡进士,指地方的州县官吏依据私学养成的士人,经乡试、府试两级的选拔,合格者被举荐参加礼部贡院所举行的进士科考试,而未能擢第者则称为“乡贡进士”。司训,明清时县学教谕的别称。通家,指彼此世代交谊深厚、如同一家。世弟谓世交同辈年少于己者。师之子,其年少于己者,亦称世弟。


译文:谢觉菴于某月日安塟其女儿于蕃下的祖坟山上,取地形为“天虹贯水”之状,哭着请我作墓志铭并堪舆其风水。我与谢觉庵交好,业已知晓其事,于是不予推辞,而为之作铭文说:“我往昔曾游麻姑山,山中有一座胡氏之墓。当起风打雷时震撼巍峨高山,如同受封的战马,马鬃扬起如同胡须。”又拉人一同指点墓穴,并在神仙居住的“仙都”作好了标志,并以“八景”绘制成画图。啊!蕃下虽然幽静,但有长虹如龙,这里有一个美丽的谢氏之女,埋玉体于此荒坵之上,屹立着与麻姑相聚一堂。


赏析:


“乾隆三十七年壬辰”,有误。因为不可能在谢满秀逝世六十多年之后才安葬,再说杨龙泉也不可能活到一百六十多岁了。按理应是康熙三十七年(1698)戊寅,此时杨龙泉也九十多岁了。


谢觉庵的女儿虽然死了,按理会在近支中过继儿子,以传承香火。谢满秀的丧事大操大办,请名人选墓址,作墓志铭,绘八景图,说明其经济实力雄厚。


(三)


谢满秀的忠贞事迹惊天地,泣鬼神,动人心,文人争相赋诗赞颂,在《珍溪东山谢氏族谱》上录有其中的一些上乘之作。


王氏西《吊满秀姑诗》:


节烈从来世所稀,求之哀挽却无之。咏诗只见共姜妇,阅传还高陈仲妻。


自是冰霜含玉骨,应怜红纷腾青衣。于今复见东山女,千载流芳竹帛耀。


共姜,周代卫国世子共伯之妻。共伯早死,她不再嫁,后常用为女子守节的典实。陈仲妻,见《幼学琼林(卷二)》:“韩玖英恐贼秽而自投于秽,陈仲妻恐陨德而宁陨于崖,此女之烈者。”清陈梦雷《明伦汇编》闺媛典闺节部:“陈仲妻张氏,按:皇甫谧《列女传》安定陈仲妻者,同郡张叔明之妹,名芝,字李张,年十四适仲,期年而寡,执节不嫁。叔明从军,芝与二嫂没贼,恐见侵掠,而相谓曰:妇人以不污身为高,不亏节为美,岂可委身待辱哉。于是自刺,二嫂既死,芝独不死,叔明言于将军耿弇,耿弇以附马负芝,芝曰:女子未亡之余,污将军服,乘不可也。弇奇其言,更以他马负芝至营,为致医药,因乃得全,郡表其闾,九十寿终。”


作者姓王名西,是为族中有名望的女士,辈分较高。她将谢满秀喻为为夫守节的周代卫国世子共伯之妻、守寡后遇贼自刺守身的汉代安定郡(治高平,今宁夏固原)张芝,并称赞她为东山谢氏烈女,将流芳千载。


廖天士《吊满秀姑诗》:


世久升平嗜欲侵,纲常谁念断丝音。生生死死罕于古,烈烈贞贞始见今。


白发思深犹改节,红颜义许不移心。慨然矢志归泉壤,愚夫闻之愧自深。


升平,《汉书·梅福传》:“使孝武帝听用其计,升平可致。”颜师古注引张晏曰:“民有三年之储曰升平。”嗜欲,嗜好与欲望。多指贪图身体感官方面享受的欲望,特指情欲。纲常,即三纲五常的简称。封建时代以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为三纲,仁、义、礼、智、信为五常。丝音,玉帝和瑶姬的女儿,牛郎的妻子,即织女,天庭三公主。织女从小就对人间的事充满好奇,长大后,织女再次来到人间找到牛郎。两人一见如故,私自成亲。改节,改节易操,改变原来的操行和志向。多指丧失应当坚守的节操;也指去恶为善。红颜,特指女子,尤其是年青的,美丽的女子。泉壤,犹泉下,地下。指墓穴。愚夫,愚昧的人。晋葛洪《抱朴子·广譬》:“是以愚夫之所欲,乃达者之所悲也。”


廖天士,是为谢满秀的母族长辈,他对此事的发生颇有责备。他认为在这升平世界,朗朗乾坤,夫妇伦理的纲常有谁还记得,竟然发生杜绝下凡织女丝音与牛郎相会的咄咄怪事。这些古代才会出现的事情,却偏偏发生在今天。在今天,白发老妇若心想改节也可再蘸,何况美丽的少女却,她矢志不渝,真让这些愚夫听了羞愧难言。


廖靡盈《吊满秀姑诗》:


昔羡共姜矢柏舟,今闻谢女烈难俦。廿年不字存纲纪,一醮终身殒宾满。


依旧春风含豆蔻,争光日月照茔邱。乡人市返经埋土,一望松梢泪欲流。


矢,箭,誓,矢志不渝,发誓立志,永不改变。《柏舟》,为《诗经·鄘风》的一篇,姑娘婚姻不得自由,向母亲倾诉她坚贞的爱情。一说姑娘爱恋一个男子,却遭到了母亲的反对。俦,同辈,伴侣。醮,古代婚娶时用酒祭神的礼。殒,殒命,死。市返,赶集回家。


廖靡盈,谢满秀的母族平辈。他说谢满秀崇拜共姜,却遇到了象柏舟姑娘一样遭到母亲反对的事情,她的贞烈让世人以匹敌。二十年未嫁,而保存着夫妇伦理纲常,就一次订婚礼,就断送了一条性命。但愿豆蔻年华的她,仍然含笑春风,希望日月光辉,照耀坟墓,当乡里人赶集人经过这里时,一望见松树枝梢,就会忍不住流泪。


(四)


以上是外戚对谢满秀以及悲剧的看法,以下是本家族人的看法。


谢香谷《吊满秀姑诗》三首:


满嵊羣羊复牧牛,当年壸范着清幽。春烟紫阁帘千缕,暮雨黄昏土一邱。


岵屺山前应有泪,鸳鸯冢上岂无愁。曩时剪尺声安在?晚雀鸟鸦噪古楸。


嵊,山峦。壸范,妇女的仪范、典式。宋陆游《贺皇帝表》:“伏以圣人有作,追参尧、舜、禹之盛时;壼范增光,上配姜、任、姒之至德。”紫阁,金碧辉煌的殿阁;指仙人或隐士所居。屺岵,代指父母,见《诗经·魏风·陟岵》:“陟彼岵兮,瞻望父兮……陟彼屺兮,瞻望母兮。”鸳鸯冢,明代时期,有谢招郎与王五姐相爱订婚。谢招郎不敢告知母亲,而请姐姐代陈。王五姐不得消息而成疾,托人传书,被谢母知,谢母责子并将其锁禁。谢招郎逃,王五姐骤见,伤恸而亡,谢招郎碰壁殉情。二人合葬,世称“鸳鸯冢”。曩时,往时;以前。楸,别名萩、金丝楸、梓桐。落叶乔木,干高叶大,木材质地致密,耐湿,可造船,亦可做器具。


谢香谷,字而昌,杨依村人,谢满秀的侄子。清道光年间,珍溪东山谢氏家族的诸多族谱序、祠堂记、义学记、义仓记等,大多出自他的手笔。他说,一看见满山的牛羊,就不由想起当年这个女性典范的遭遇,在春天里仙女的住处已挂上了千条门帘,而暮雨的黄昏中,只看见一丘泥土。父母在山前应该流有眼泪,面对鸳鸯冢上那能没有忧愁。以前使用剪刀和尺的声音还在吗?此时只有古树上的鸟雀正在喋喋不休。


吾姑尽节巳多年,每到花轿意黯然。兰固有心留絭絭,鹃非无恨肯县县。


红罗三尺今生事,翠黛重描再世缘。香骨至今成擐土,还披芳草访遗钿。


拳拳,诚挚貌。司马迁《报任安书》:“拳拳之忠,终不能自列。”县县,遥远貌。王闿运《振威将军张君墓志铭》:“孤棺县县,封树弗营。”翠黛古时女子用螺黛画眉,故称美人之眉为“翠黛”。擐,穿,贯。遗钿,遗钿坠舄,形容女子在游玩、交际时纵情欢乐的景象。钿:有金翠珠宝等制成的首饰,舄:鞋子。


我姑姑虽然逝世多年了,但是只要一看到花轿经过心里就很难过。兰花固然有心留恋诚挚,而杜鹃无恨却肯定遥远。三尺红绫只是今生的事,精心打扮好以续再生姻缘。幽香的玉骨想来已成为一坯泥土,还在覆盖在芳草中,寻访遗失的儿时欢乐。


英雄慷慨寄红妆,一死能留姓字香。蝶化吴园花月冷,斑深湘汉竹风凉。


贞魂杳杳归何处?坟冢青青照夕阳。莫道女儿真没用,却能哀挽护纲常。


蝶化,比喻事物的虚幻无常。东晋太元二年,浙江上虞祝英台女扮男装,前往杭州求学,路遇梁山伯,因志同道合而结为兄弟,同窗三载后,祝英台归家,行前托媒师母,许婚梁山伯。十八相送,祝英台以“妹”相许。梁山伯知情,往祝家求婚,此时,祝父公远已将女许婚马太守之子马文才。梁祝二人楼台相会,之后梁山伯抱病归家病亡。祝英台新婚之时,花轿绕道至梁山伯坟前祭奠,惊雷裂墓,祝英台入坟。梁祝化蝶双舞。吴园,吴国,含浙江。喻斑,斑竹。湘汉,湘水与汉水的并称。


英雄爱美,一死留香。梁祝化蝶,墓园花冷;舜帝与娥皇、女英死别,斑竹风凉。贞女之魂归何处?青绿的坟墓夕阳晚照。不要认为女儿真的没有用,却能让哀挽以护卫伦理纲常。


谢峻焘《吊满秀姑诗》:


夫家来人志难移,命向梁间尽片时。节守纲常人共仰,事关名教行传竒。


杀身今日仁犹在,守义当年死若归。照耀丹青光世奕,芳声颂载口中碑。


名教,以“正名分”为中心的封建礼教。旧时为维护和加强封建制度而对人们思想行为而设置的一整套规范。丹青,谓使增辉,生色。奕,积累;光明;大。


谢峻焘(约1803年前后在世),杨依人,清嘉庆八、九年在世。他认为,悲剧是“夫家来人志难移”造成的。连家以贫穷不能成礼,这不是事实,实际上是图谋财产而想入赘女家。杨依一村全姓谢,没有入赘的先例。这给谢满秀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最后才把她逼往绝境。


谢廷斌《吊满秀姑诗有引》:


满秀姑,烈女也。初字连姓,舅姑贫甚,亲诣其家求改婚,烈女不愿字二姓,父母夺其志,遂自经焉。较之齐女不弃约以求生,宋女不因疾而改适,其意将毋同。然烈尤独难者,夫君未边,誓不改字,忠而烈者也。拜别翁姑,从容就义,孝而烈者也。不嫌贫贱,不改素志,亷而烈者也。坚贞自守,誓不欲生,节而烈者也!余因引女中之忠孝亷节而兼为烈者,咏四章以吊之。


作者谢廷斌(约1830年前后在世),江西省宁都县黄陂镇杨依人,优廪贡生中式,道光十七年(1837)丁酉科举人,拣选知县,道光二十四年(1844)甲辰大挑二等,前任南昌府丰城县训导,复任丰城县教谕,历任抚州府教授,临川府清江县教谕,吉安府永新县训导,特赣州于都县以谕衔管训导事。


自经,自缢。齐女,齐景公幼女,名少姜。齐景公慑于吴国的武力,远嫁吴王太子波。一心思念父母,日夜哭泣,郁郁成病。临终前对太子波说:“妾闻虞山之巅,可见东海,乞葬于此,倘魂魄有知,庶几一望齐国也”。是为齐女墓。宋女,蔡人之妻,丈夫有恶疾,其母将改嫁之,她说:“丈夫不幸,乃我之不不幸,为何要离开他?”终不听其母亲的话。毋,不。翁姑,公公婆婆。


作者认为谢满秀与齐女、宋女一样贞洁。齐女为了国家的安危而身死异邦,宋女为了丈夫而牺牲自己的幸福。他从“忠孝亷节”四个方面,赞颂了这位烈女。并明确指出,谢满秀自杀是因为“父母夺其志”,而非“谢氏宗党”的责任。


《忠而烈》:


自古旌扬出义门,秦娥瞑目报君思。贞姬亦抱忠臣胆,烈妇无忘勇士元。


不事二夫红粉尽,应留千载赤心存。终身未改初时字,视死如归泪暗吞。


旌扬,表扬。义门,由于儒家伦理的影响,许多大家族累世同居,被朝廷奉为社会楷模,赐为“义门”。秦娥,名弄玉,秦穆公女,非常漂亮,很喜欢音乐,是一个吹箫高手。梦吹着箫,骑著彩凤翩翩飞来的少年萧史,成就一段好姻缘。贞姬,春秋楚国白公胜之妻,后亦泛称贞节女子。汉刘向《列女传·楚白贞姬》:“贞姬者,楚白公胜之妻也。白公死,其妻纺绩不嫁……吴王贤其守节有义,号曰‘贞姬’。”烈妇,古指重义守节的妇女,晋傅玄《秦女休行》:“秦氏有烈妇,义声驰雍凉。”元,元气。红粉,妇女化妆用的胭脂和铅粉。借指美女。字,旧时称女子出嫁。


此诗突出了“烈”的同时,突出了“忠”,从而也透露出,谢满秀出身名门,自幼受到正统教育,然而其父母却背离纲常伦理。作者将谢满秀喻为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弄玉和贞姬。


《孝而烈》:


曾传铭诔有鸿儒,益恳当年羡彼姝。惨若英媛思父母,贤如烈女别翁姑。


无心乞活难为妇,绝意偷生永望夫。遥对高堂怀侍养,深闺谁识肯捐躯。


铭诔,泛指记述死者经历和功德的文章。《荀子·礼论》:“其铭诔系世,敬传其名也。”杨倞注:“铭,谓书其功於器,若孔悝之鼎铭者;诔,谓诔其行状以为諡也。”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诔碑》:“周世盛德,有铭诔之文。”章炳麟《文学总略》:“《七略》惟有诗赋,东汉铭诔论辩始繁,荀勖以四部变古,李允、谢灵运继之,则集部自此箸。”鸿儒,指博学的人。鸿,一种体积硕大的鸟,故有“大”的意思;儒"原为古代从巫、史、祝、卜中分化出来的,熟悉诗书礼乐而为贵族服务的一批知识分子,后来泛指学者,读书人。高堂,父母。


此诗突出了“烈”的同时,突出了“孝”,肯定了她对公公婆婆的孝心,当然也透露出不能为父母侍养的无奈。


《亷而烈》:


洁妇安贫却丑金,贤媛誓死继徽音。亷贞自守香闺籍,清白无遗女史箴。


改适朱门非素志,独留青塜表初心。冰壸濯魄归何处,鹤泪风声月满林。


徽音,犹德音。指令闻美誉。《诗·大雅·思齐》:“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郑玄笺:“徽,美也。”香闺,指青年女子的内室。女史箴,为晋文人张华以历代贤记事迹撰文。晋惠帝时,贾后专权善妒,当时大文学家张华作《女史箴》一文来讽刺她,并借此教育宫廷妇女。“女史”指宫廷妇女,“箴”则为规劝之意。适,配。塜,古同“塳”,尘土之意。冰壸濯魄,见李白“疑如濯魄于冰壶”。冰壸,冰壸秋月,比喻人品德清白廉洁。


此诗突出了“烈”的同时,突出了“廉”,她不爱金银财宝,只珍惜自己贞洁清白的名声,坚决不肯改适富贵之家,虽然最后成为一坯尘土,但是却犹如冰壸秋月一样高洁。


《节而烈》:


皮金试剪字生香,节烈同心几断肠。妇可宜家盟夙缔,夫无识面谢新妆。


奚堪出户图都督,不屑登台误宋王。岭上清风祠尚在,吾姑流派接贞姜。


皮金,金箔。夙缔,见清程允升《幼学琼林·婚姻》:“良缘由夙缔,佳偶自天成。”夙:夙缘,就是上辈子、前世的姻缘;天成:就是天作之合,上天安排的意思。奚,文言疑问词。哪里,什么,为什么。堪,能,可以,足以。误宋王,见《吕氏春秋》壅塞:“齐攻宋,宋王使人候齐寇之所至。使者还,曰:“齐寇近矣,国人恐矣。”左右皆谓宋王曰:“此所谓‘肉自生虫’者也。以宋之强,齐兵之弱,恶能如此?”宋王因怒而诎杀之。又使人往视齐寇,使者报如前,宋王又怒诎杀之。如此者三,其後又使人往视。齐寇近矣,国人恐矣。使者遇其兄,曰:“国危甚矣,若将安适?”其弟曰:“为王视齐寇。不意其近而国人恐如此也。今又私患,乡之先视齐寇者,皆以寇之近也报而死;今也报其情,死,不报其情,又恐死。将若何?”其兄曰:“如报其情,有且先夫死者死,先夫亡者亡。”於是报於王曰:“殊不知齐寇之所在,国人甚安。”王大喜。左右皆曰:“乡之死者宜矣。”王多赐之金。寇至,王自投车上,驰而走,此人得以富於他国。夫登山而视牛若羊,视羊若豚,牛之性不若羊,羊之性不若豚,所自视之势过也。而因怒於牛羊之小也,此狂夫之大者。狂而以行赏罚,此戴氏之所以绝也。”流派,水的支流;指学术、文化艺术等方面有独特风格的派别。贞姜,见见汉刘向《列女传·楚昭》:“贞姜者,齐侯女,楚昭王夫人也。王出游,留夫人渐台之上。江水大至,王使使者迎夫人,忘持符。使者至,请夫人出。夫人曰:王与宫人约,召必以符。今使者不持符,妾不敢从。使者曰:水方亟,还而取符,来无及矣。夫人曰:妾闻贞者不犯约,勇者不畏死,妾知从使者必生,然弃约越义,有死不为也。于是使者取符,比至台崩,夫人溺而死焉。王哀之,号曰贞姜。吕氏曰:贞姜可谓杀身以成信矣,待符而行,昭王之信也。无论狡伪之徒,假将王命,即王命真耶,非其初约,为贞姜者,有死而已,断断乎不可行也!或曰:贞姜随使者而来,昭王罪之与?曰:王惧其死而方喜其来也,奚罪?虽贞姜亦信其从召而王不罪已也,以信成君,以礼持己,故宁死而不往耳。”


此诗突出了“烈”的同时,突出了“节”,谴责了那个“误宋王”的使者,并歌颂那个以死守信的贞姜。


关于“误宋王”,说的是齐国攻打宋国,宋王派人侦察,看看齐国军队到了什么地方。侦察人员回来说:“齐国的侵略者很近了,国人都很害怕。”左右大臣都对宋王说:“这就正如‘肉自生虫’(意思是肉烂了就自己生出虫来了,喻自己害怕就捏造事实)所说的,以宋国的强大,齐国的弱小,怎么可能会这样呢?”宋王怒而屈杀了侦察人员。于是又派去侦察,侦察人员报告的情况像前面一样,宋王又怒而屈杀了侦察人员。像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最后又派人前去侦察,发现齐军近了,国人非常害怕。正好侦察员遇见自己的哥哥。哥哥说:“国家危在旦夕,你准备怎么办?”弟弟说:“我是为国王侦察敌情,没想到这么迫近,致使国人害怕成这样。现在我担心的是,前面侦察的人都因为实报‘敌人已经迫近了’而被杀了,现在我若如实报告情况是死,不如实报告情况恐怕也是死(指为齐兵所杀),这怎么办呢?”哥哥说:“如果报告实情,就会先死,却可先逃。”于是报告国王说:“完全没有齐国敌人的踪影,国人都很安心。”宋王大喜,左右的大臣都说:“前面那几个都杀得对啊。”宋王于是赐了他很多金子。当齐国的侵略者到了,宋王自己坐上马车,飞快地逃跑了,而这个人因此也在别的国家富足地生活。


贞姜,姜姓,名不详,为春秋齐侯之女,后为楚昭王夫人。一日,楚昭王出游,将贞姜留在筑于江边的渐台上。当楚昭王在途中听闻江水将泛滥,于是赶紧派人将贞姜从渐台接走,但使者忘记携带楚昭王的命符,贞姜因此不肯离开,并说:“夫王与宫人有约,召宫人必以符。今使者不持符,我不敢从使者行。”于是使者说:“今水方大至,还而取符,则恐来不及了。”贞姜说:“我听闻:贞女之义不违犯约定,勇敢者不畏死,守节而已。我知从使者必生,留必死。然而弃约越义而求生,不若留下而死。”于是使者只能返回楚昭王处取命符,但是回到渐台时,江水泛滥、渐台早已崩毁,而贞姜也在大水中不知去向。楚昭王得知后,感佩贞姜守礼之义,赐给这位夫人“贞姜”的名号。


(五)


也有人认为,谢满秀的自杀并不可取。没有珍惜自己的生命,也置父母包括公公婆婆而不顾,即使再婚,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如息夫人虽然再婚多次,却一样留名青史。


谢凤楼《读〈烈女满秀姑传〉有感,因次从兄晓园师原韵,率成七律四章,以志慨云》:


慷慨投环昼掩门,情同踏刄报君思。始知绝代佳人义,能袠千秋勇士元。


矢志即逢共伯在,无言羞说息妫存。一腔熟血慿谁吐,水远山遥气欲吞。


率成,于是完成;首创某事或某事物;爽快地;表率性地。投环,同“投缳”,自缢。踏刄,踩在刀口上。袠,同“帙”。书、画的封套,用布帛制成。共伯,共国国君,名和。西周时期的诸侯。共和元年,即公元前841年,是我国历史有确切纪年的开始,意义重大,开创了中国历史准确纪年,此后中国的历史脉络清晰,一直到今天,没有间断记载,对我国的历史起了十分重要的里程碑式的作用。息妫,息夫人,春秋时期著名的四大美女之一,出生于陈国宛丘(今河南周口淮阳),陈庄公之女,因嫁给息国(今河南息县)国君,又称息妫。


谢凤楼,州庠生,杨依人。这是他读《烈女满秀姑传》有感而作的七律四首。在此他认为,只要共姜矢志不渝,即使共伯尚在,也没有话来羞辱息夫人的存在。她的一腔熟血向谁倾吐,水远山遥,她具有气吞山河的气概。


息夫人新婚归宁探亲时,借道蔡国,却被姐夫蔡侯纠缠戏弄。息侯闻知后,与楚国设计报仇。楚文王借机俘获蔡侯,又知息夫人美貌,亲征息国,欲霸息夫人。在这危难时刻,息夫人甘以一己之身,换取息国百姓免遭涂炭,于是以惊人胆魄嫁入楚国,从此成了楚夫人。楚文王熊赀对她倍加宠爱,她也愈加精进,很快便成为文王的贤内助,提出休养生息、储备重臣、重视教化、严治后宫等许多建议,均被文王采纳。楚文王死后,她则倾力辅佐太子熊恽,进行除逆安邦,重外交、选贤才、赦天下、劝农桑,大胆改革,最后还政于君,为楚成王以及后世楚王奠定了雄霸中原的基础。


她有着女性拒绝以色侍人,倡导女性自立的鲜明个性,积极促进了中原与楚地两种文化的交融。她代谢于与蔡国、息侯、楚国的三段感情中,却建立了一身赴难、劝课农桑,推崇新政,辅幼称霸的四项功勋。故在河南,息夫人所经之处都建庙立碑,被尊为“平安神”;她也以容颜绝代,目如秋水,脸似桃花,又被誉为“桃花夫人”。其庙称桃花夫人庙,又称桃花庙。


作者有独到的眼光和观点看待女性。象息夫人初嫁蔡侯,再嫁楚王,这与“一女不事二夫”伦理纲常背道而驰,但是她心系祖国息国,又努力经营后来的夫国楚国,而具有一个大政治家的风度。作者从另一个层面,表现出对谢满秀之死的惋惜。


腴亲不义誓名儒,诚孝于今出彼姝。乱命恐教羞阿母,私钱曾说奉伊姑。


也知缺养难为女,未忍偷生别有夫。两处高堂应眷恋,谁言无故肯捐躯。


腴,肥,富。姝,美女。乱命,悖谬的命令。伊,彼,他,她。缺养,缺乏教养。


自古说:“人无信不立”,为了取信于人,谢满秀献出了自己年青的生命,即使二处的父亲都少不了她,却为信而义无反顾。


却聘无殊却丑金,亷贞闺阁有嗣音。君原守素为贫累,妾自怀清励女箴。


解望穷愁谐旧约,肯图温饱负初心。冰清玉洁人何似,寒夜霜钟月一林。


无殊,没有差别。亷贞,属于星象学的名词,据《归藏易》载,廉贞五行属木,北斗第五星,化气为囚星,为官禄主,喜入官禄宫,在身命,为次桃花。配丁干,取象为偏财,司小肠经,主躁烈。命格里“子,午,卯,酉”是地支中代表“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四个方向的,当“四象交会”桃花会盛开,此时求感情最好,因此把爱情称“桃花运”。闺阁,内室小门,借指内室;特指女子卧室;借指妻室;借指妇女;指宫禁。嗣音,传音讯,指使音讯不断绝;保持音信。嗣,通“贻”,给、寄的意思。守素,保持素志。守素安常。怀清,秦始皇以巴寡妇清为贞妇,为之筑怀清台。后因以“怀清”比喻妇女贞洁。女箴,宋高宗赵构御题陈居中画女士箴图像长卷。


俗话说:“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为了爱情,为了信誉,谢满秀不改初心,忠贞不渝。


鸿文读罢句生香,节烈由来熟化肠。动石有心添旧恨,磨磑无事饰新妆。


还期义尽援梁纪,不合门高羡谢王。拔剑酒洒频掩卷,好将歌咏表共姜。


鸿文,巨著;大作。汉·王充《论衡·佚文》:“鸿文在国,圣世之验也。”磑,硙的繁体字,指石磨),也可指动作磨;使物粉碎。梁,梁鸿,字伯鸾,扶风平陵人,东汉文学家,家贫而博学,与妻子孟光隐居灞陵山中,以耕、织为生。汉章帝时经过洛阳,见宫室华丽,作《五噫歌》以讽刺,为朝中忌恨,于是改名换姓,逃往齐鲁。后来到吴,为人做佣工舂米,每天回家吃饭,孟光都举案齐眉,表示敬爱。纪,纪信,今四川省西充县关文镇扶龙村人,刘邦起兵抗秦,为部将。汉王三年(前204)夏四月,项羽率兵围攻河南荥阳月余,城内粮缺,朝不保夕,将士也筋疲力竭,汉王刘邦十分着急。五月,将军纪信见情况危急,便对汉王说:“事急矣,臣请诳楚。”在征得汉王同意后,由陈平写了一封诈降书,送与项羽,说汉王今夜便出东门投降。半夜,城中两三千妇女从东门鱼贯而出,络绎不绝,楚兵都拥至东门看热闹,汉王乘机与张良、陈平、樊哙、夏侯婴等数十骑从西门逃出。天明,纪信扮汉王乘龙车出城受降。项羽发现被骗,下令将士齐集火炬,烧毁龙车,纪信全然不惧,于烈火仍大骂项羽的残暴。纪信死后,被葬在荥阳城西孝义堡。刘邦建立汉朝后,特在他的家乡置安汉县(今西充县),以资纪念。后人感其英勇忠义,把纪信诓楚的史实编成戏剧《纪信替死》,搬上舞台,同时,亦把纪信的家乡安汉,称之为“忠义之邦”。


作者认为,杨龙泉《贞烈满秀傳》鸿篇巨著,字字生香。谢满秀虽然为义薄云天者梁鸿、纪信的后援,但是这并不象人人羡慕的王谢名门望族之举。作者至此,频频合起书卷,亮剑,泼酒,说要将好诗献给共姜。


至此,笔者也不由转笔,撰诗一首以结束斯文:“自古兰花王者香,钟情守信凤俦凰。生离死别伤心事,以至神仙亦断肠。”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发表于 2015-4-1 21:3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