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上犹网 - 上犹城市生活门户网站 Shangyou.CN!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70|回复: 3

[文艺作品] 《世说新语箴言录》谢氏部分解读

[复制链接]

188

主题

547

帖子

4202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4202
发表于 2015-3-28 10: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说新语箴言录》谢氏部分解读

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出版了一套王贵元主编的《诸子箴言录文库》,其中有钱海水、金智学编著的《世说新语箴言录》,今将其中关于谢氏的箴言掦出,并作重新作出注释、译文和点题,以飨读者。


情性


谢遏绝重其姊,张玄常称其妹,欲以敌之。有济尼者,并游张、谢二家,人问其优劣,答曰:“王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风气;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是闺房之秀。”


【注释】谢遏,即谢玄。姊,姐姐。张玄,字玄之,吴兴太守、晋宁侯,以才学显,与谢玄同名同郡,时人称为“南北二玄”。济尼,穿着整洁的尼姑。王夫人,即谢玄的姐姐谢道韫。散朗,飘逸爽朗,洒脱。林下风气,森林中充满负离子的清新气息。这里指女子态度娴雅、举止大方。林下,幽静之境;风气,风度。顾家妇,张彤云,张玄之妹,嫁于顾家为媳。玉映,象玉石一样光彩照人。


【译文】谢玄非常敬重他的姐姐,而张玄也时常称赞他的妹妹,并想以妹妹与之匹敌。有一个人材突出而穿着入时的尼姑,同时来往于张、谢二家,因此有人问她关于这二个女性相较的优劣,她回答说:“王夫人的神情飘逸爽朗,因此有幽雅风度;顾家之妇心地纯洁光彩照人,自然是闺房中的秀色。”


【点题】女人的魅力不仅仅在于外在的容貌举止,更在于的是内在气质修养。


谢无奕性粗强,以事不相得,自往数王蓝田,肆言极骂。王正色面壁不敢动。半日谢去,良久,转头问左右小吏曰:“去未?”答云:“已去。”然后复坐。时人叹其性急而能有所容。
【注释】粗强,粗鲁倔强。相得,互相投合,比喻相处得很好。数,数落。王蓝田,即王述,字怀祖,袭封蓝田侯故称。肆言,纵言,毫无顾忌地说话。正色,表情严肃。


【译文】 谢奕性情比较粗鲁要强,因为有件事情不能相处得很好,于是就亲自去找王述数落,发展到肆意出言极尽谩骂。王述却表情严肃,面对墙壁不敢动。过了半天谢奕才离开,此后又过了好久,他才回过头来问身边的办事员:“去了没有?”回答说:“已经走了。”他然后才重新从好。当时人们叹服他本来性急却能容忍。
【点题】为人处事应当直率坦诚,也敢于批评。但待人接物应以宽厚为怀,即使他人无礼,自己也应平心静气,这才是君子的涵养。
言行


谢公云:“刘尹语审细。”


【注释】谢公,即谢安。刘尹,即刘惔,字真长,沛国相人,少清远有标格,雅善言理,为政清静,门无杂宾。卒后,孙绰诔之云:“居官元官官之事;处事元事事之心。”曾任丹阳尹,故称。审细,详细周密。


【译文】谢安说:“丹阳尹刘惔说话审慎而详细缜密。”


【点题】语言,是人类交往的主要工具和手段,说话应当经过深思熟虑,以免说错话。


治学


孝武将讲孝经,谢公兄弟与诸人私庭讲习。车武子难苦问谢,谓袁羊曰:“不问则德音有遗,多问则重劳二谢。”袁曰:“必无此嫌。”车曰:“何以知尔?”袁曰:“何尝见明镜疲于屡照,清流惮于惠风?”
【注释】孝武,即晋孝武帝司马曜,字昌明,东晋的第九个皇帝。谢公兄弟,指谢安、谢万兄弟。车武子,即车胤,南平(福建)人。难苦,遇到困难而感到难于开口请教。袁羊,即袁乔,字彦升,陈郡阳夏(河南太康)人。德音,善言妙音。嫌,不满意。惮,害怕。惠风,和风。


【译文】晋孝武帝将要讲演孝经,谢安、谢万兄弟与诸位同仁在私人厅堂预先讲习。小时候爱读书而“囊映雪”的车胤却难于苦于去请教二谢,于是对袁乔说:“不问则德馨声音会有遗漏,多问则大大有劳二谢。”袁乔说:“必定无此等嫌忌。”车胤说:“你何以见得?”袁乔说:“何尝见过明镜会疲倦于屡屡用来照人,清沏的溪流会害怕于和顺的微风。”


【点题】即使是学问大的人,在回答别人的提问的同时,可充实提高自己,即“教学相长”。所以,学问浅的人并不要怕去请教学问大的人,只有这样,自己的知识才会有所长进。


谢安年少时,请阮光禄道白马论,为论以示谢。于时谢不即解阮语,重相咨尽。阮乃叹曰:“非但能言人不可得,正索解人亦不可得!”
【注释】阮光禄,即阮裕,字思旷,陈留尉氏人,通义理,累迁侍中,以德业闻名,有归隐之志,曾被征为光禄大夫不就,故称。白马论,为战国时公孙龙学派“白马非马”的名辩命题。认为“白马”就是白马,不是马。能言人,能讲解白马论的人,指阮裕。


【译文】谢安在年轻的时候,曾去请教光禄大夫阮裕关于“白马论”的问题,为此他作论文给谢安看。在当时谢安并不能立即理解阮裕的话,多次相互咨询直到完全清楚。阮裕于是赞叹说:“非但能演说“白马论“的人已不可再得,就是能正确地探索和求解的人也不可再得。”


【点题】治学,要不懂就问,不能满足于一知半解。


谢公夫人教儿,问太傅:“那得初不见君教儿?”答曰:“我常自教儿。”


【注释】夫人,谢安妻子,刘惔妹。


【译文】谢安的夫人坚持亲自教育儿女,她曾问谢安:“怎么从来没有看见过您教育儿女?”他回答说:“我一直在教育儿女。(这里指身教。)”


【点题】身教重于言教。教育孩子要以身作则,言教不能缺少,而身教则更重要。


谢中郎云:“王修载乐托之性,出自门风。”
【注释】谢中郎,即谢据,字元道,小名虎子,谢安之兄,以排行第二,故称。王修载,即王耆之,琅琊临沂人,荆州刺史王廙三子。乐托,犹“落拓”,指不拘小节,放荡不羁。门风,犹家风。旧指一家或一族世代相传的道德准则和处世方法;文学艺术方面家传的风格。
【译文】谢据说:“王耆之落拓的性格,多半出自其家庭风尚。”


【点题】人言有其父必有其子,说的是家庭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起着关键作用,所以应当重视家庭教育。


谢遏年少时,好着紫罗香囊,垂覆手,太傅患之,而不欲伤其意。乃谲与赌,得即烧之。
【注释】谢遏,即谢玄。紫罗,紫色绸缎。香囊,盛有香料的布袋。垂,下垂。覆手,把手掌向下一翻。比喻事情容易办成;喻时间迅速;古射礼。用右手由弓上取矢;古饮宴礼。饭后用手抹嘴。谲,欺诈。


【译文】谢玄在年轻时,喜好佩带紫色罗绮香袋,刚好到手边好不停地翻来翻去把玩。谢安为此事非常担心(会玩物丧志),又不想伤害他的兴趣,于是假装与他打赌,羸得后立即将它烧掉。


【点题】谢安教侄有方,既改正了孩子的坏毛病,又不伤害他的自尊心。


谢虎子尝上屋熏鼠,胡儿既无由知父为此事。闻人道“痴人有作此者”。戏笑之。时道此非复一过。太傅既了己之不知,因其言次,语胡儿曰:“世人以此谤中郎,亦言我共作此。”胡儿懊热,一月闭斋不出。太傅虚托引己之过,一相开悟,可谓德教。
【注释】谢虎子,即谢据(小字),字玄道。胡儿,即谢朗,字长度,谢据之子。非复一过,不止重复一遍。太傅,即谢安。因其言次,趁着谢朗说完以后。次,驻留,驻扎,暂停。懊,烦恼,悔恨。斋,书斋。


【译文】谢据曾爬到屋大顶上去烧火熏老鼠,他的儿子谢朗却并不知道这事是自己的父亲所为。听到人说“傻子才会做这等事。”他也跟着取笑,且经常说起并非仅一次。谢安既然知道谢朗并来知道,在他再一次说了后,对谢朗说:“社会上的人在以此事中伤你父亲,也说我也参加做此事。”谢朗听到后非常懊烦恼,一个多月把自己关在书房中不出来。谢安假托自己也参加了这次愚笨行为,一直想开导醒悟,可谓是良好的品德教育。


【点题】批评教育要注意方式方法,有的时候不宜当面指责,可委婉其词,谢安假托自己也有过错,从而引导侄儿认识,是非常高明之举。


修身


谢太傅道安北:“见之乃不使人厌,然出户去,不复使人思。”


【注释】安北,安北将军,指王坦之,字文度,太原晋阳人。不复使人思,不再使人想起他。


【译文】谢安评说王坦之:“见过他的印象是不会使人讨厌,然而出门后,却不再使人想念。”


【点题】这里是说个性不鲜明的人,不会惹人厌烦,也不会使人思念。


王子敬语谢公:“公故萧洒。”谢曰:“身不萧洒,君道身最得,身正自调畅。”


【注释】王子敬,即王献之。谢公,即谢安。萧酒,即潇洒。身,自身。得,紧要。调畅,调理畅通。


【译文】王献之对谢安说:“您多么潇洒。”谢安说:“我自身并不潇洒,君子之道自身修养最重要,身正自然协调畅快。”


【点题】自身的修养决定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所以修身很重要。


明帝问谢鲲:“君自谓何如庾亮?”答曰:“端委庙堂,使百僚准则,臣不如亮;一丘一壑,自谓过之。”


【注释】明帝,即晋明帝司马绍,字道畿,庙号肃祖。亮,即庾亮,字元规,颍川鄢陵(今河南鄢陵北)人,颇受器重。端委,礼服;始末;底细。庙堂,指朝廷。一丘一壑,指隐退在野,寄情山水间,本指隐居之处。


【译文】晋明帝问谢鲁:“你自认为比庾亮如何?”回答说:“在朝廷忠于职守,为百官模范,我不如庾亮;在山水园林中玩乐,自认为比他强。”


【点题】谢鲲很自信,也自知之明:在朝为官,不如庾亮,在野为隐,超越庾亮。


王丞相云:“见谢仁祖,恒令人得上。与何次道语,唯举手指地曰:‘正自尔馨。’”


【注释】王丞相,即王导,字茂弘,汉族,琅琊临沂(今山东临沂)人,东晋初年的大臣,在东晋历仕晋元帝、晋明帝和晋成帝三代,是东晋政权的奠基者之一。谢仁祖,即谢尚。何次道,即何充,王导的大姨子的儿子,小时候就和王导很要好,且历任显官。尔馨,这样,如此。


【译文】王导说:“一见到谢尚,保持令人积极向上。与何充说话,只能举手指地说:‘正好自当如此’”


【点题】楷模能促使人们奋进,所以人们应该有自己崇拜的偶像。


初,谢安在东山居,布衣,时兄弟已有富贵者,翕集家门,倾动人物。刘夫人戏谓安曰:“大丈夫不当如此乎?”谢乃捉鼻曰:“但恐不免耳!”
【注释】布衣,平民的衣服,指没有当官。兄弟,谢尚、谢奕、谢万都做了大官,盛于一时。集翕,聚集。倾动,倾倒,十分佩服、敬慕,倾动加礼,震动;轰动。刘夫人,谢安妻,刘惔之妹。


【译文】当初,谢安隐居东山时,仅是一介布衣,当时他的兄弟已有大富大贵者,车马盈门,成为轰动人物。刘夫人开玩笑对谢安说:“大丈夫不应当如此吗?”谢安捂着鼻子说:“但是恐怕也难免!”


【点题】做事首先得有自信心,尤其是成就大的事业的人,有先见之明。


处世


谢仁祖年八岁,谢豫章将送客。尔时语已神悟,自参上流。诸人咸共叹之,曰:“年少,一坐之颜回。”仁祖曰:“坐无尼父,焉别颜回?”


【注释】谢仁祖,谢尚的字。谢豫章,即谢鲲,字幼舆,曾任豫章内史。将,挈,挈以送客。握着客人的手送客,指亲密。神悟,(交谈)入神透悟。自参上流,把自己抬高到上流人士。坐,同座。颜回,孔子最得意的弟子。尼夫,指孔丘,字仲尼,尊为尼父。


【译文】谢尚八岁时,他的父亲谢鲲挈他一起送客。当时他已对人事心领神会,且自认是上流人士。大家都在赞叹他,说:“年纪轻轻,一坐就象颜回。”谢尚说:“在坐的并没有孔夫子,那里有什么颜回?”


【点题】做人应该谦虚,谢尚年仅八岁就深明此理,不受别人的吹捧。


谢万寿春败后,还,书与王右军云:“惭负宿顾。”右军推书曰:“此禹、汤之戒。”
【注释】


谢万,字万石,才学博深,历任吏部、西中郎将,豫州刺史、散骑常侍。寿春,在今安徽。王右军,王羲之。宿,向来,素来。禹、汤之戒,禹、汤有圣德,而又常罪已,使国家昌盛。喻谢万有禹汤之德。
【译文】谢万在寿春兵败以后,回到家中,写信给王羲之说:“非常惭愧辜负了您的多年来的照顾。”王羲之回信说:“这是夏禹、商汤时代的戒律。”


【点题】知错能够自责的人,必能成大业。


桓车骑在上明畋猎。东信至,传淮上大捷。语左右云:“群谢年少,大破贼。”因发病薨。谈者以为此死,贤于让扬之荆。
【注释】桓车骑,桓冲,字玄叔,桓温之弟,曾任车骑将军。畋,打猎。淮上大捷,淝水之战。群谢年少大破贼,谢石、谢玄等。薨,死。


【译文】桓冲在上明这个地方打猎。突然东边有来信,传说淮河上游大捷。他对左右说:“这群谢家少年,已大破贼。”因而发病而逝世。人们谈说他是因此而死的,就象当年让贤他让出扬州给谢安而自己去荆州。


【点题】桓冲心多过虑,高看了别人,却小看了自己,千万不要象桓冲那样以死让贤。


人才


郗超与谢玄不善。苻坚将问晋鼎,既已狼噬梁、岐,又虎视淮阴矣。于时朝议遣玄北讨,人间颇有异同之论。唯超曰:“是必济事。吾昔尝与共在桓宣武府,见使才皆尽,虽履屐之间,亦得其任。以此推之,容必能立勋。”元功既举,时人咸叹超之先觉,又重其不以爱憎匿善。
【注释】郗超,字景兴,一字嘉宾,高平金乡(今山东)人,东晋大臣。问晋鼎,意思是指图谋夺取东晋政权。狼噬,狼吞噬;比喻凶暴侵占。济事,能成事,中用。济,对事情有益。梁,梁州。歧,歧山。桓宣武,即桓温。使才皆尽,意思是让手下人尽其才。履屐,代指普通人。履,鞋。屐,木头鞋。元功,大功。


【译文】郗超与谢玄不太友好。前秦苻坚将要侵犯东晋,像豺狼一样吞噬了梁州、歧山之后,又像虎视眈眈盯上了淮阴。当朝廷中讨论派谢玄向北讨伐的事,大臣中间很有不同的看法。只有郗超说:“此人北伐一定成功。我曾和他同在桓温府做事,见他使用人才各尽其能,即使是平民也能得到适合的任用。由此推论,任用他一定能使他立功。”北伐大功告成后,当时人们都赞叹郗超有先见之明,又推崇他不因为个人爱憎而抹杀别人的长处。


【点题】这是《世说新语》名篇,赞颂郗超“用人不避冤仇”公而记忘私的品德。


韩康伯与谢玄亦无深好。玄北征后,巷议疑其不振。康伯曰:“此人好名,必能战。”玄闻之甚忿,常于众中厉色曰:“丈夫提千兵入死地,此事君亲故发,不得复云为名!”
【注释】韩康伯,名伯,东晋玄学思想家,颍川长社(今河南长葛西)人。忿,生气,恨。


【译文】韩伯与谢玄也无深交,谢玄挥军北伐后,街谈巷议怀疑他不能胜任。韩伯说:这个人好名声,必定能作战取胜。”谢玄听到后非常生气,经常在众人面前严肃说:“大丈夫仅令八千士兵进入重围绝地,此为服务于皇上和亲人之故才出发,不得再说为名声!”


【点题】用人要抓住每个人的性格特点,看重声名的人,一定会为自己的声名而竭尽全力。


哲理


晋武帝每饷山涛恒少,谢太傅以问子弟,车骑答曰:“当由欲者不多,而使与者忘少。”
【注释】晋武帝,司马炎,字安世,河内温(今河南温县)人。饷,同“飨”,旧时指薪给,饷銀。山涛,字巨源,“竹林七贤”之一,西晋河内怀县(今河南武陟西)人。车骑,车骑将军,即谢玄。


【译文】晋武帝每次赐给山涛的饷银都较少,谢安以此事问诸子弟,谢玄回答说:“应当是想要的人不想多要,因而给的人就忘却他给少了。”


【点题】评价事物的好坏,衡量事物的多少,往往和评论者的眼光有密切关系,主观对客观的反作用。


谢公称蓝田:“掇皮皆真。”


【注释】蓝田,即王述。掇,拾取;摘取;用双手拿(椅子,凳子),用手端。


【译文】谢安称赞王述:“去掉外面表皮,里面全是真的。”


【点题】通过现象看本质,透过表面看到里面,不能仅看表面,为外表所迷惑。


桓玄欲以谢太傅宅为营,谢混曰:“召伯之仁,犹惠及甘棠;文靖之德,更不保五亩之宅?”玄惭而止。
【注释】桓玄,字敬道,一名灵宝,谯国龙亢(今安徽省怀远县西龙亢镇北)人,东晋大司马桓温少子,篡东晋建立楚国。谢混,谢安之孙,文章号称“江左第一”,少年时候,就享有大名。召伯,召伯虎,又称召虎,史称召穆公。周厉王暴虐,“国人”围攻王宫,他把太子靖藏匿在家,而以自己的儿子替死。厉王死后,拥立太子靖继位,即周宣王。周宣王时,淮夷不服,宣王命召虎领兵出征,平定淮夷。《诗·大雅·江汉》所咏“江汉之浒,王命召虎”,指的就是这件事。遗物有“召公簋”。甘棠,木名。即棠梨。《诗·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召公南巡,所到之处不占用民房,只在甘棠树下停车驻马、昕讼决狱、搭棚过夜,体恤百姓疾苦,不搅扰民间,而为民众排忧释纷的人,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对甘棠树的一枝一叶,从不要砍伐、不要毁坏到不要折枝,可谓爱之有加,这种爱源于对召公德政教化的衷心感激。文靖,即谢安。


【译文】桓玄打算以谢安的住宅为兵营,谢混说:召伯对民仁爱,还能施惠于甘棠树,我祖父的盛德,难道不能保住这五亩的住宅吗?”桓玄听后感到惭愧而停止了此番行动。


【点题】高尚德行,大义凛然。


政治


谢公在东山,朝命屡降而不动。后出为桓宣武司马,将发新亭,朝士咸出瞻送。高灵时为中丞,亦往相祖。先时,多所饮酒,因倚如醉,戏曰:“卿屡违朝旨,高卧东山,诸人每相与言:‘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今亦苍生将如卿何?”谢笑而不答。


【注释】降,降旨。瞻,往上或往前看。高灵,即高崧,字茂琰,小字阿酃,广陵人,少孤,事母以孝闻。苍生,草木丛生之处;指百姓。


【译文】谢安在东山时,朝廷屡次降旨宣召而不为所动。后来出山任桓温司马,将出发去新亭,朝中士人都出来相送。高灵时为中丞,也信相祖。开始,大多数人都饮了酒,因而倚仗酒醉,开玩笑说:“您屡次违抗朝廷旨意,高卧东山之上,诸位每次互相说:‘谢安石不肯出山,将来天下百姓怎么办?’今天也该说百姓将如何看您?”谢安只好笑而不回答。


【点题】谢安当初曾为著作郎,后因病辞官。隐居在东山,然抹后“东山再起“,这[民越做越大,做过许多大事,所以失势以后,要沉心静气,等待时机,以图重新再起。


军事


谢公与人围棋,俄而谢玄淮上信至,看书竟,默然无言,徐向局。客问淮上利害,答曰:“小儿辈大破贼。”意色举止,不异于常。


【注释】俄而,短时间。


【译文】谢安与人在下围棋,不久谢玄从淮河上游寄信到,看完书信,也默不作声,徐徐回到棋局。客人问淮上胜负情况。他才回答说:“小儿辈已大破贼军。”意气举止,不异于平常。


【点题】战争的胜负,关键在于将帅的指挥,谢安能在大战中神色若定,确实是大将之才。所以选拔将才,要特别注意选拔那些具有临危不乱气度的人。


文艺


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即公大兄无奕女,左将军王凝之妻也。
【注释】胡儿,即谢朗。兄女,即谢道韫。


【译文】谢安在寒冬下雪天家人内集,与儿女讲解论述文章意义,不久雪越下越大,谢安高兴地说:“白雪纷纷象什么?”二兄谢据的儿子谢朗说:“撒白盐在空中差可比拟。”长兄的女儿谢道韫说:“未必若如柳絮因为被风吹起好。”谢安非常高兴快乐。这个即谢安长兄谢奕之女,左将军王凝之之妻。


【点题】谢道韫用“柳絮随风起“比喻大雪,形象贴切,描述了飞雪的动感和神韵,远胜“撒盐空中”。


袁彦伯作《名士传》成,见谢公,公笑曰:“我尝与诸人道江北事,特作狡狯耳,彦伯遂以著书。”
【注释】袁彦伯,即袁宏,袁宏小字虎,时称袁虎。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初入仕途,谢尚引为参军。袁宏文笔典雅,才思敏捷。《名士传》,以夏侯太初、何平叔、王辅嗣为正始名士,阮嗣宗、嵇叔夜、山巨源、向子期、刘伯伦、阮仲容、王濬仲為竹林名士,裴叔则、乐彦辅、王夷甫、庾子嵩、王安期、阮千里、卫叔宝、谢幼舆(谢鲲)为中朝名士。狡狯,戏言、玩笑。


【译文】袁宏作《名士传》完成,去见谢安,谢安笑着说:“我曾经与诸人说的那些江北之事,特地作为玩笑话,彦伯却真的著作成了书。


【点题】别人不经意的小事,你注意捕捉,并努力去做,也许会成大事。机会在于注意力,文学和艺术创作尤其如此。


谢镇西道敬仁:“文学镞镞,无能不新。”


【注释】谢镇西,即谢尚,字仁祖,镇西将军。敬仁,即王修,字敬仁,王仲祖的儿子,官至著作郎,少年时就有美善的声誉,十六岁就写出来了《贤令论》,且长于隶书书法。镞,箭头;形容箭的锋利轻捷。


【译文】谢尚说王修:“文学作品锋利轻捷,无所不能,无所不新。


【点题】王修出众的方才,在于他文章的清新,所以文艺要追求内容和形式的新颖。


刘义庆《世说新语》关于谢氏的篇幅真不少,而此书仅从箴言角度选取,难免有所遗漏,还存在断章取义之嫌,就是注释、译文、点题也有不当之处。本文当然也有不足之处,仅供参阅。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0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钻石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889
发表于 2015-3-28 13: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1 21: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1 21: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