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上犹网 - 上犹城市生活门户网站 Shangyou.CN!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68|回复: 0

廊桥:粼粼悠转的乡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5 10: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廊桥:粼粼悠转的乡愁
——廊桥赋
                                         李伯勇
L2050517大_爱奇艺.jpg
廊桥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廊桥。

夏秋时节,伫立重建竣工的廊桥,青山浓郁林木抖擞,河水清亮波光粼粼,我油然记起并借用唐代白居易的名篇《忆江南》,礼赞廊桥。

忆廊桥,不只是一人几人少数人思古之幽念,不只是离开寺下而思念斯地的情感遥寄,而是古往今来无数寺下人——或寺下本土、或长或短在寺下工作生活的人士——揣为热衷肠不能自已的一道文化心结,代际接力的回眸、企盼与祝福皆在其中,皆凝聚于廊桥——廊桥的修建和重生。可以说,如此文化心结正是浓浓的乡愁,新生的廊桥呈现乡愁,关注廊桥也就让乡愁定格,乡愁长记成了人们的思乡情怀。

于是,在21世纪全球化城市化人口频繁流动的今天,廊桥既是寺下文化的传承,更富有当今的时代内涵。廊桥已然成了寺下留住乡愁、乡土重建的一个文化象征。

进而言之,大凡能成为文化象征者,在内必有绵长起伏、直抵人心的文化内涵,在外必有令人耳目一新梦绕情牵的卓异品相。卓异品相,是说重建的廊桥奇拔灿亮,当然它随着时间的流逝会归于凡俗,但贯注着时代的,也是本土的审美与时代的精神——寺下文化的烙印,已经定格,并沉淀于历史;文化内涵,是说一代接一代的家乡赤子以捐赠或直接参建的感人故事,以及对如此善举义举的书写和传播,让仁者义人连同他们的慷慨行动藉此尘埃落定,且常续常新。

奔迸的思绪搅动了历史的神经,我们探知了寺下比捐建桥渡更宽广而深邃的文化景观:清光绪七年(1882)木刻本上犹县志载,慧华寺宋时建,清康熙罗刘阳三姓重建;东林寺明万历年(1573)间建立(万历一朝经48年);西胜寺在清康熙乙卯(1882)年建;智林寺在晋(大概指后晋936)朝建,明嘉靖(1522)中修,清康熙(1662)重修……寺中有佛,佛在唐朝从印度传入,讲与人为善,善心善念,做好事做善事,能安抚一颗尘世之心,也祈盼来世有好报,能庇护后代,让子孙后代繁盛顺遂。上犹境内寺庙多且经久不衰而且连续上了县志的,只有寺下,因而寺下这一地名有很深的文化脉膊,蕴含着一种持恒的文化心态,它自然而然成了上犹东北片区的名字,延续至今,人心和智慧得到化育,英杰才俊相继涌现。
微信图片_20180115115047.png
受此风土人情激励,必定出现修桥积善积德的人士,地方百姓受益,也继续教化人心,让行善济世薪火相传。比如保和桥就是康熙六十年(1722)本里吴豫贞捐银倡修。当年寺下儒生还写了文章褒奖此盛事,并比照宋朝福建泉州的洛阳桥(1053年兴建,1059年建成),描摹其盛景:“辇石成梁跨连绝岸,此亦利济之事也……于是起兄倡之,舜姪和之,族中先后协赞者靡不踊跃争助,即异性诸公咸欣欣乐勷厥美费。此义举也……而后朝来入市无烦……垂阳过雨,鞍马如画(虽然不能与洛阳桥相比,也是合古人心存利济之念)。”这也表明当年寺下人具有宽宏的文化视野,表明自愿捐款修桥是寺下的文化传统,木桥年载久了也需要更新,也就有寺下人出来承当这样的公共事业。

果然,到了现代的1950年,尽管朝代更迭,时局并未全然安定,又有以曾裕隆领衔的寺下好人,以更大的气魄和创意,在原址上修建“暗桥”,即廊桥。因乡民普遍贫困,建桥资金匮乏,纵然有少许像曾裕隆这样的热心之士、木石匠师全力以赴,也不能如期完工。这时寺下区政府把此事当作“为民要事”,用行政之力,“寺下、双溪和紫阳三乡1951年公粮征收时增加百发之十的附加粮,用于修建暗桥。”1952年廊桥得以建成,遂成寺下一景,也成上犹一景。

又是沧桑经年,年轮叠加,人流物流,冰霜水雪,廊桥损毁,风光不再,通行滞阻,人皆浩叹。素来不舞文弄墨的寺下好人黄有洪砰然心动,留下一篇《寺下暗桥沧桑记》(1998,《上犹文史资料》第四辑)记录其事,这足可证明,蛰伏在人心的廊桥情结炽热回环,曾经的廊桥冥冥中呼唤、召唤和等待。终于在2017年寺下镇政府顺民意振人心,成立民间的修桥理事会,理事会发出倡议,立马得到广泛的响应,各界人士和民众踊跃相告,慷慨解囊,来自外省的建桥师对廊桥情有独钟,悉心施工,童子江上新的廊桥雍容亮相。由廊桥替代原来暗桥的名称名副其实,它更与一河两岸的新景致相辉映而进入历史。

微信图片_20180115111152.jpg

每次修建其实也是一种融会时代精神的创造,适应新的时代,修建者的聪明才智得到尽情发挥,济世情怀得到尽情释放。

许多东西,它在的时候每每受到忽视,而它不在时它的价值反而突显,这样的物或人就成了情感和希望的寄托;如今崭新的廊桥耸立,同样昭示其现实、历史和它们之间的连结,以及文化价值。因而,新生的廊桥不仅成为寺下灿亮之一景;童子江清流粼粼,恰如时间之水,奔流不尽,如歌如诉,与留存历史记忆的廊桥相映,转悠和传导着圣洁而亘古的乡愁。

                                           2017年秋日
(摄影:谢吉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