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上犹网 - 上犹城市生活门户网站 Shangyou.CN!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17|回复: 0

[经典案例] 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望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能尽快适用统一的赔偿标准

[复制链接]

26

主题

29

帖子

12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24
发表于 2017-11-30 20: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

问题提示:农业户口人员在什么条件下才能适用城镇标准?

【案例索引】
(2016)赣0724民初1056号

【案情】
原告:罗某。
原告:陈某。
原告:陈某。
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教雾。
被告:黄某。
被告:陈某某。
陈某系原告罗某的配偶即其余两原告的父亲。2016年9月18日下午,陈某在被告陈某某承包的装修工地(被告温某系该装修工程的店主)脚手架上作泥工时,因同在店内作木工的被告黄某未与在脚手架上施工的陈某、陈某某打招呼便上脚手架,导致脚手架倒塌。陈某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跌倒在地,头部受重伤。陈某于当天下午15时多被救护车送至上犹县中医院治疗,因伤势严重,在医生建议下于当天下午18时左右送到赣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进行抢救。2016年9月19日下午15时陈某因抢救无效死亡。陈某在两家医院的治疗费用共34249.6元。事故后,被告陈某某向原告支付了赔偿款25000元,被告温某向原告先支付了赔偿款30000元,被告黄某向原告预付了20000元。原告认为,被告黄某应预见脚手架的承受力及平衡性及其上脚手架对陈某的危害性,但被告黄某仍脚踏手拉上架,直接导致事故的发生,是直接侵权人,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陈某在被告陈某某承包的装修工程做工时遭受人身伤害,被告陈某某应承担雇主责任。被告温某作为发包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承包人没有相应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应与承包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黄某辩称,1.被告黄某在脚手架上已有两人的情况下上脚手架的行为没有过错、不具有违法性,与本案损害结果发生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本案事故发生的原因是脚手架搭设不符合规范,未铺设牢靠、严实且未用安全网兜底,才导致被告黄某正常上脚手架时脚手架坍塌、陈某死亡的事件,属于典型的安全生产责任事故。2.原告诉求赔偿的标准、金额明显不合理。陈某系农村居民,不能证明其经常居住地、收入来源地为城镇,原告主张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缺乏依据。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过高,办理丧葬事宜的开支没有证据支持且该项目与丧葬费重复计算。3.被告黄某与被告温某系雇佣关系,而不是承包或承揽关系。被告温某系本案装修工程雇主、接受劳务者、安全施工管理责任人,被告陈某某系违规搭设、使用施工脚手架侵权行为人,应对本案脚手架坍塌造成的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及人损害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黄某没有负责搭设脚手架的职责义务,事发当天被告黄某应被告陈某某要求帮助抬脚手架,属于义务帮助。4.受害人陈某未戴安全帽、未系安全带违规上架作业,具有明显过错,应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责任。5.原告胁迫被告黄某签订的协议,不是出于被告黄某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为无效或可撤销,原告凭协议收取的被告黄某支付的2万元应予以返还。
被告陈某某辩称,1.陈某系受雇于被告温某,陈某在提供劳务过程中遭受损害,应由被告温某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陈某某也是为被告温某提供劳务,而不是承揽关系。2.被告黄某在施工过程中,存在重大过失,是导致陈某损害的直接侵权人,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被告黄某系被告温某雇请的木工,事发时未与我们打招呼便直接往脚手架上爬,造成脚手架因重心不稳而倒塌,导致陈某受伤。3.被告温某系被告黄某的雇主,被告黄某在提供劳务中致人损害,被告温某应承担赔偿责任。4.陈某的死亡赔偿金应根据其户籍性质按农村居民标准赔偿,原告主张办理丧葬事宜开支没有事实依据,其主张的精神抚慰金不符合法律规定。5.被告陈某某已垫付了25000元医疗费,应予以返还。综上,陈某与被告陈某某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应由被告温某和被告黄某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被告温某辩称,1.被告温某与被告黄某、被告陈某某之间是承揽关系。被告黄某承包了被告温某店面装修工程的木工部分,被告陈某某承包了被告温某店面装修工程的泥工部分,均为包工不包料,工人的雇请和工作的安排均由被告黄某、被告陈某某决定,与被告温某之间不是按件计酬的雇佣关系。2.被告温某将木工、泥工发包给被告黄某、陈某某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责任。被告黄某、被告陈某某的工作具有完全的独立性,不受被告温某控制。因装修工程较小,不存在需要特别的资质要求,而被告黄某、陈某某具有多年的相关工作经验,故被告温某不存在选人不当的问题。3.被告温某对脚手架的安装不存在过错。陈某和被告陈某某是脚手架的安装人、使用人,本身对脚手架的安装具有法定的安全注意义务,但脚手架安装在斜坡上没有任何防止倾斜的加固,是不符合安全要求的。被告黄某在使用他人安装的脚手架时应先征得同意,并在上脚手架时应当注意。陈某作为脚手架的使用者,在使用脚手架时未尽安全注意义务,应承担适当责任。4.陈某的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综上,被告温某不应承担本案民事赔偿责任。
原告罗某、陈桂兰、陈桂芳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以下证据:1.陈某的身份、户籍信息、村委会出具的陈某亲属关系证明,2.三被告的身份信息,3.陈某的病历资料、费用票据及死亡证明、火化证明,4.对曾令镇、陈某某、薛家想、温某所作调查笔录,5.电子监控视频录像,6.对陈友林、谢贤文、肖芳津、陈友卫所作调查笔录,7.村委会出具的陈某务工证明。以上证据拟证明原、被告主体资格,陈某受伤经治疗无效死亡,陈某在被告陈某某承揽的被告温某店面装修工程中提供劳务时因被告黄某侵权导致受伤,陈某多年来一直在县城做事、收入来源于城镇。
被告黄某依法提交了以下证据:1.公安机关对黄某、温某、陈某某、薛家想所作询问笔录及事发时的视频监控光盘和截图照片,2.原告家属围堵、殴打被告黄某时的音频、视频、照片、被迫签订的协议及报警记录和东门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人证言。证明温某与黄某系雇佣关系;脚手架由温某、陈某某负责提供、搭设,倒塌的根源是搭设不符合安全规范;陈某未带安全帽、系安全带上脚手架作业,具有明显过错;黄某上脚手架的行为没有过错,其与原告签订的协议系遭受胁迫。
被告温某依法提交了其与被告黄某、陈某某的微信聊天记录、事故现场照片,证明其与被告黄某、陈某某系承揽关系。
经审理查明,2016年9月,被告温某为装修店铺门面,将装修项目的泥工部分交由被告陈某某完成,将木工部分交由被告黄某完成。被告陈某某、黄某在完成各自装修项目时,均组织安排有其他人员参与施工。2016年9月18日下午,陈某在该工地作泥工时,因脚手架倒塌造成陈某跌落在地受伤。陈某于受伤当日16时许被送入上犹县中医院治疗,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腰2椎体压缩性骨折、多处软组织挫伤。因伤势较重,该院建议转上级医院治疗。陈某2016年9月18日20时许转入赣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治疗经抢救无效于2016年9月19日15时许死亡。陈某在两家医院的住院费共计34249.6元。事故后,被告陈某某向原告支付了赔偿款25000元,被告温某向原告先支付了赔偿款30000元,被告黄某向原告预付了20000元。
另查明,受害人陈某系本县东山镇丰田村寨下组农民,在县城从事装修行业多年。事故中倒塌的脚手架系被告陈某某向他人借用,作业平台由3个无轮脚手架拼接搭建,接地处垫有砖石找平作业面与地面垂直高度约1.7米。事故前,施工人员共用此脚手架作业多日。视频监控录像显示,事故发生时,被告黄某一脚刚踏上脚手架,脚手架即刻坍塌散架;被告黄某在上脚手架时,并无明显不合理的肢体动作。
【审判结果】
法院法官判决如下:
一、被告黄某向原告罗某、陈桂兰、陈桂芳赔偿169845元,限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付清;
二、被告陈某某向原告罗某、陈桂兰、陈桂芳赔偿228127元,限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付清;
三、被告温某向原告罗某、陈桂兰、陈桂芳赔偿64923元,限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付清;
四、驳回原告罗某、陈桂兰、陈桂芳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553元(缓交),由原告罗某、陈桂兰、陈桂芳负担1863元,由被告黄某负担2820元,由被告陈某某负担3788元,由被告温某负担1078元,限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判决生效后,如未按期履行义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两年。
一审判决后,原审被告黄某提起上诉。在二审审理过程中,一审原告与原审被告陈某某和温某先后达成了一致处理意见。二审法院依法一调解书的形式予以确认。对于黄某的上诉请求依法予以驳回,维持了与原审黄某相关的判决。
【律师评析】
在基层一线,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时有发生,本案例就是其中之一。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其一,黄某有无责任。其二,本案是否适用城镇标准进行计算赔偿数额。
本代理律师认为,对于第一个争议焦点问题,在脚手架子上已经有两个人的情况下,被告黄某本应预测到脚手架子的承受力及平衡性,也应该预见脚手架上已有两人在施工的情况下再上架对脚手架上的人具有重大的人身危害性,但被告黄某却还脚踏手拉脚手架子,被告黄某在上脚手架时,对脚手架的安全性具有注意义务,对架上作业人员具有安全提示义务,被告黄某未尽以上义务贸然攀爬,从而直接导致本案的发生,是本案的直接侵权人,其理应依法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对于第二个争议问题,因提供劳务者陈某某(以下简称陈某某)从事泥工有20年,且最近4、5年一直在县城做泥工,其妻子除了带小孩也会跟随一起去做工,其家里没有从事农业生产活动,没有任何农业收入。这一点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完全可以证实。至于经常居住地,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分析。比如驾驶员,长年在外跑运输,你能说他没在外务工满一年么?因此,我们认为判断一个人是否长期在外务工,需要结合其工作性质来确定,辩证地来进行分析。陈某某作为长年在外做工的农民工,超过二十年从事泥工工作,你能说他不是长年在外务工?本代理人认为,原告方提供的证据已经形成证据锁链,能够互相印证,足以证明陈某某长期在外务工,其收入主要来源于城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对云南省高院的复函》[(2005)民一他字第25号],本案的各项损失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进行计算,如此才符合陈某某长期在外务工、经济收入来源于城镇打工的客观实际,才符合公平正义的法治社会原则。为此,陈某某虽为农村居民,但原告提交证据证明陈某某在县城从事装修行业多年,故本院按照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标准计算其死亡赔偿金。最终,一审和二审法院均支持了本代理律师的代理意见。对于人身损害赔偿(含交通事故)案例,要区分城镇、农村标准进行二元化处理本身就与法治原则相悖,望能尽快适用统一标准。

案例分享人:蔡教雾律师
手机号(微信号):158 0797 3642



IMG_20171124_165939.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