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上犹网 - 上犹城市生活门户网站 Shangyou.CN!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241|回复: 0

[随笔] 最后的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5 17: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后的作品
——忆青年美术教师李富美
                                                                                                                  李伯勇
      [旧作新记:这是我多年前,在李富美病逝后写的一篇文章,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翻出了这篇手写的即兴旧作,藉此纪念李富美。再附一段题外话:写这篇文字当时我忘了记下写作时间,多方打听才确认李富美病逝于1997年夏天 ,2017/1/3]
     相知相识的友人一旦离去,诀别,心目中很快会浮起友人平时很平常、不那么闪光的点点滴滴,带着亲切而温馨氤氲,友人便常驻心里了。对李富美,我也是怀这样的心情。
我也知道富美得了绝症;常常见着想着年轻俊逸的富美,教书育人精益求精的富美,在美术创作上取得硕果且常常企望更大冲刺的富美,人缘极好的富美,便会叹息天公之无情人生之无奈。一个有生活目的,有执著艺术追求的人是不会向命运低头的,一息尚存,他仍憧憬,仍在他追求的道路上奋步。无数人前赴后继地以劳动和创造进行不会疲惫的抗争,惟此,世界才美好,生活才美好,人生才值得留恋。这些都是大写的人,也是普通的人。
     富美在赣南师院读书时就表现出上乘的美术天赋,他高大而文秀的性格怕是受艺术熏陶的吧,讲话从来细声细气。分在上犹中学执教,他周围很快聚集一群喜爱美术的青年(包括学生)。同时他专攻油画,艺术品位不低,多次参展,为地区为县争得了荣誉。近些年他们做了中(中国人物画、中国风俗画)西(外国油画的色彩和细腻)交融的有益尝试,开始形成他独特的艺术风格。
我向来以为搞小说的宜钻研些文学理论,教画教文的争取搞一些创作,对提高自身素质和学生素质大有好处。那种把两者割裂开来,甚至把教书跟坚持搞艺术创作认为不务正业的看法实在不可取。我见过富美为学校运动会画的大型宣传画,那种现代审美意味的画面给人以清新的、蓬勃向上的感觉。我还推荐过他为某企业产品设计的商标。

      记得富美的一幅人物油画,画的是一个走向市场创业的城市青年,通过眼神和面情,他画出了人物内心的企盼和迷茫。在一般人会这被忽视的,而我的心弦却被拨动了。其时正是邓小平南巡,新一拨市场经济热潮——下海潮兴起,富美着意的是画面及人物蓬勃向上——他着眼于经济浪潮中青年人真实的一面,无意中他借画人物也投射了自己不无焦灼的内心。大概同我文学创作的现实主义情怀相关,我记住了这幅画。富美有多幅油画,而我就记住了这一幅。无意中他刻划了社会转型时期一代青年的表征与内心。
现在想来,这幅油画也折射了富美某种焦灼不安的内心,大概他也考虑过下海——到广东施展才华吧,大概他对周围的环境不满意吧,大概他身体已出现某种不适而心情不时波动吧,不期然他画出了当时青年人的精神真实。他后来真的去了广东,还在广东做了医疗手术,回到上犹有段日子心情不错,心志亢奋,住房装潢一新,志在一搏,可还是未能走病魔之手。
       富美赠我一座“猛虎呼啸出山”的陶瓷制品,我把它放在我的书橱。他性格优柔却渴盼有猛虎的作为,我正是以这种内心的雄迈走着文学之路。大概也只有我,才能从这具“猛虎”身后感觉到年轻的、不失忧郁的富美。
富美已经远去,他的画和他的命运,就是成了他最后的作品。

                                                                                             1997年夏
                                                                                                           发表于2017年清明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