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上犹网 - 上犹城市生活门户网站 Shangyou.CN!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76|回复: 0

[两性情感] 恋爱是件苦差事

[复制链接]

351

主题

461

帖子

1975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5Rank: 5

积分
1975
发表于 2016-8-16 10: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喜欢一个人是一件苦差事,小范围友好道别,大范围兵荒马乱,总是一边下着泡面,一边幻想相遇的开场。这个时候不需要理智,满世界杯盘狼藉也没关系,就算最后收拾的是自己也无所谓,因为相遇本是无理。
9 ^$ Q  X! {0 R# [% t 72ee5b3bgw1f6tl5gja0pj20dw09a753.jpg
) ]3 ~; `5 ^, ]& w) R1,
9 t7 m4 i' e5 O. [
8 C' ~0 o& j1 _- w, d, U我这辈子当了一次婚礼司仪,是我最好的哥们江寒结婚,为了省下两千块的礼仪钱想到了我。他说,你不是会写文章吗,来来来,给我主持一把。我说,这有联系吗?我是专心来喝酒的,不干,还得写稿,背稿,头都大了。
  k. N3 j" l( w3 q
8 r* M" Y' y7 ~1 v江寒歪头一笑,不怀好意的凑近我,你看,早都给你准备好了,照面念,一会糊弄糊弄就行了,等入了洞房我敬你两杯。
. q( W, A1 d. k8 \
, R5 v: K2 i2 {- f5 S我看着江寒那真诚的样就接下了这活,心想着几分钟的事,就像他说的,糊弄过去就行了,哪怕直接拜堂入洞房都行。
# m) g, R$ a8 q2 H* x) v5 D! O( L/ F7 [6 u5 ?3 D/ _4 E
结婚当天,我穿的和新郎一样帅,手握话筒,手心攥的出汗,看着新郎新娘向我走来,那一刻真的感动了,当你站在台上主持着最好朋友的婚礼,想到的绝对是当年一起疯的样子。8 ~  Q' L' O, Y. [: P/ |# L- W

: \- U$ Z$ x' V' V江寒是寒门子弟,居江南,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我居江北,山东人,从体型来看我们完全和地域不搭。江寒最胖的时候二百斤,而我最胖的时候一百三,差距可见一斑。" i9 D1 Q$ _3 f7 P, f" D, g
2 S, K9 G% S/ `4 U
我们从大学认识,也认识了他现在的老婆,一场恋爱谈到结婚的江寒算一个,在他身上我相信了爱情两个字,南方人心思细腻,他有天半夜问我:“大格,你相信爱情吗?”当时正处于朦胧的睡意,随口回了一句“不信。”他睡我床头,床板叽叽哇哇啊翻了个身,又问我“你说,两个人本来是很好的朋友,能不能做情侣?”
1 l3 Z8 N4 h* K  ?: x6 e
: S' I& K. s! y4 z我听到这句话,立即爬了起来,看着他一百八的体型呆呆的看着我,“江寒,啥意思?那个……”/ r& `6 }2 o# X# B
- y& M: p/ j: @' \6 J3 L" T
“你说谁?”
! B" C% y: U% K* _0 X0 e1 @. r; \" J$ r
“佳敏。”
( D( l; W. h. D) [% M/ t8 m
3 V2 e2 A+ H. L3 k“娘的,吓死我了。”$ Q5 Z) m: P: H7 N# D
3 e3 r9 {: e# o9 J# N% d9 V, W
佳敏是班长,从穿衣风格和说话口气就知道是一个女强人,当别人在将近38度的天气下穿短裙短裤的时候,她一个人穿紧身裤运动鞋,做事雷厉风行,用江寒的话形容就是挽起袖管就插秧的人。后来嫌头发长,懒得打理,就剪了短发。自从佳敏剪啊短发以后,江寒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佳敏,说是他的梦中情人,短发大眼睛,走路带风!
, g  E- Q3 D5 [1 e
% P( t5 s: O5 u0 \5 w& a' T, P行吧行吧,既然你爱男人婆,我也认了。
& y8 y( I8 I/ d8 E* l  D/ z! m" A! p# J
别看江寒身高体重一百八,可他和佳敏的性格差了十万八千里,一个刀山火海都敢下,一个说句我爱你都等了三年。
# E+ o% k1 R; a: \( c
; m) d( R1 h- p6 r% o江寒求我保密,说爱情这事儿要顺其自然,缘分该来的时候总会来的……
& e! H, e! r  j0 ~# [1 ?5 x, U; P  T. A) x* _  O
我说,缘分是人定的,你信不信现在去表白,准成。% O+ w; h4 w0 s' P$ H3 n

5 G$ u9 s; t' q  @6 }. o, [! N江寒说,信。
" I" P& A6 x1 r) F; d+ ^
' Y- n0 h: t" u) ~/ w; [5 B: m2,
6 _3 Y2 n) n- l6 S  C6 l3 u. [5 |) H9 M5 @% D" ~' X' l/ [
佳敏在第一年就拿了奖学金和优秀班干部,成为全校的学习榜样,江寒为了拉进彼此之间的距离,报了学校学生会,想着有一天当上学生会主席就可以借机接近她,然后从朋友做起,再建立革命友谊,最后……- {5 j: V5 u7 b2 x  d/ L7 _
5 z1 g$ U$ ]: Q- R% K& m
好吧,过程很漫长。
  X; V3 z/ {5 s2 Q1 b7 s$ ?+ s1 K0 D6 l8 G+ ~& f
大二下学期终于有机会竞选外联部部长,为此江寒天天拉着我吃遍各种小吃,最后说,大格,我写了一篇演讲稿,帮我看看呗。
0 E8 t3 y; m2 ]( a2 X
) W; y& ?( j- m, W% c4 q$ `我还以为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害得我吃东西都不踏实。后来修修改改之后,不出所料,江寒成功当选,那天给他庆祝,开了几瓶啤酒,我说,可以啊,没想到搞起仕途了。她不好意思的腆着脸,那是,一共两人,我拿到了第一,另一人最后主动放弃了,就剩我一人。5 v7 b; W$ H% S

. W# g5 f' a9 M- T$ p" z# a$ e后来才知道外联部是一个苦差事,说白了就是跑腿磨嘴皮子的活,这哪是江寒那种性格干的。" ]; ]: _" |- p, L5 M1 \8 U, }
% Y& O7 b% F2 a3 @$ d: I' q9 h
不过阴差阳错的和佳敏拉进了关系。4 [; K6 _7 W' ^, e

" b& Y, i3 R7 [5 ?- U那年夏天学校举办三年一届的运动会,在资金上缺了一个口子,最后这个任务光荣的落在外联部的身上,当时部里三个人,两个女生,比江寒还温柔,江寒说,不忍心让女生跑去外面拉赞助,所以让他们回宿舍吹空调去了。$ ^; e2 T$ {) h8 ]
. n' r# K; r2 a( w
你真够伟大。
! ~! Z: l5 Y! z# Z8 ^; ~6 u- m+ A$ m# u8 R
连着几天,江寒怀着大肚子穿着拖鞋游走在学校附近的各个商铺,一家一家的挨着走访,长则三分钟,短则几秒就被拒绝,好心的店家还送他一瓶冰水,感动老半天。- Q# x/ r+ X; t5 L! p8 E" t. n* f

# i8 l  l' W+ u3 P晚上回来的时候,脖子黑了一圈,拿着白要到的电话号码轮番打过去,“喂,你好,我们是南昌大学外联部的,现在我们搞一个活动,需要……”
3 M$ E6 i' A" f! f) b0 V' i- F2 }! n
“不好意思,没有没有。”
* a" \; m! o0 b5 m! r: F2 E( k# \8 g& t$ P. s  p
“谢谢我们不需要。”
- i2 g  t0 O8 Q" I% U& ?2 j& m, A. d! A
……( I# s; f  W% w8 }

. @+ r. g) i4 H* ]0 {一连打到凌晨一点才爬上床睡觉,你一次看到江寒这么认真。我说:“算了,放弃吧,又不是你结婚生孩子急要钱,有必要低三下四的求人吗?”1 u8 k7 `4 U5 x2 n( P/ t

4 I9 g6 L6 x# A' o“江寒?”5 ^2 M. N# `" S8 w& q  }6 W

& Q# t0 N% A# E3 r6 Y“江寒?”
3 o5 k+ {% h  j* z$ _0 d0 r( q- z8 {1 E8 r# S3 F$ b9 C9 p! i7 T
呼呼~! T2 A7 k6 b5 I+ u4 J, Y8 ^0 M
9 U4 G, \3 R' F/ n8 A' L3 G
第二天我和江寒双双逃课,那天刚巧学校检查,我就是那种百年不逃课,逃一次还被抓到典型的倒霉,当我们昏昏沉沉的赶到教室时,佳敏给我们打手势,后来下课之后才敢偷偷的跑进去,我借口跟江寒出去拉赞助了,也算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7 I9 d* R* V7 L! X0 |

" P$ D5 E5 y7 q/ k$ e% s我说,没拉到赞助,都像躲瘟神一样,看到我们就关门。
7 D6 R& K. y: }( t, j
0 p& }$ X& c- Q" q  j江寒在一旁点头。, U. t& @, i/ U2 M: R$ r
2 w% _) b4 ?% g
后来佳敏加入,帮江寒拉赞助,那段时间江寒比谁都积极,5点就起床洗澡吹头发,搞的宿舍鸡飞狗跳,为了他的幸福我们姑且忍了。
+ w' m( |& k2 b2 C- V+ c- C 89318f8cgw1f6u60lswgvj20gt0mbacn.jpg
6 a* e9 C3 @4 a3,
, G1 R0 \- `! u! Q0 [0 f" g
8 P5 i0 w8 e' l一个星期后,江寒打电话让我出去吃饭,我问还有谁,她说,佳敏。
# J; j5 c* N$ j1 C+ @0 H' N) N2 R1 ?$ O0 V
我光明正大的做了一次电灯泡,全程无尿点,我倒一杯喝一杯,看着他们聊着拉赞助遇到的搞笑事情,听起来挺好玩的。
9 ]$ Q$ x; E( U
% l  Y1 ~9 u5 X# L  C% a江寒说什么也要敬佳敏三杯酒,哪有敬三杯啊,况且人家还是女孩子,为了表达诚意,江寒差点跪下,佳敏没办法,硬着头皮喝了。2 e1 x$ k8 z9 F) ^+ T% ~

+ J7 m" W/ q( O事后问我,佳敏是不是对我有意思?8 K4 [( H2 b0 Z/ u2 x6 {. U( H
4 ~' m, u' n0 m  S1 k' H7 ?
一晚上的事迅速在我脑海里过了一遍,确实没有。$ v0 w5 Y# [7 z+ a0 I& N' i
( ~- I% b: h. ]  S
那她喝了我的三杯酒。8 v( Z0 W/ L, u% ~& _

6 M- W& d' z. V, _/ y) x* p7 ]你都快跪下了,敢不喝吗?
% V( E& I' H7 ?( A$ N+ M, q, y/ }+ _% Z; y( I7 u, N' F2 A2 d
自从这次运动会以后,江寒和佳敏的联系又淡了许多,清澈的像水一样,平时见面打声招呼,微笑闪人,多说一句话,就感觉捡到宝一样,回到宿舍跟我炫耀一阵子。
& q8 j$ L- `' K  E' W
: W9 X% v( ]! O, c% z% V4 F过年那会,佳敏的动态经常是一些感情段子,吓坏了江寒,在凌晨三点拉我起来,给他逐字逐句的分析每段话后的含义。; F/ S+ ~& f. ?- L8 ~- _+ W
* s/ m) Z8 m9 r" p+ o( `
比如“喜欢一个人会忽略掉她所有的缺点,忽略掉她所有优点,只爱她这个人。”
$ B$ T0 Y6 \7 G4 t0 }( D& a4 y0 n9 a. N
江寒手机屏幕开着亮灯,照的房顶通亮,我看着天花板思索一下,动用了我几年来积累的所有心灵鸡汤,我说:“比如你喜欢一个人,会觉得她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缺点在你眼里变成优点,优点在你眼里并不是那么重要,总之只爱她这个人,和外界没关系。”7 P( K$ q* ^. l" Y
, Q% A7 G$ o* N' I) E1 W: u
“那她恋爱了吗?”
3 u5 R* q* [/ ?, f- Q# Y: c3 n3 {6 l
9 t! g# Z8 W5 p. C0 g; \5 ?; G“估计没有,也许想恋爱了。”. _) _  K- a& h3 L' U$ V6 l5 z" P" }

/ B  a, ^9 w9 e2 Y. z“那“她”为什么用这个“她”呢?
6 L! H, k: A# Y# C
: u& x1 j. {* h# A/ z“估计打错了吧。”, y; Y7 V5 N, E/ o/ n$ L2 X/ a) S- ?9 ^

6 H4 {* R, u- l/ ~“哦。”
( }4 u* }. m1 c0 [: z! c" ~
6 s; }# x* ?  b. b0 k; p2 A! I7 M# O这个周末一过,佳敏晒了一张照片,照片中两个女生,脸贴着脸,后面有个湖,风景和人一样美,附文字“亲爱的,终于等到你。”. Z) ~$ r( I0 q9 ]: d  |/ F: [' C1 l  K

- j6 V7 c6 `! W当时我在百年如一的写着爱情小说,江寒满脸沮丧的将手机丢给我,我第一眼就从椅子上弹起来:“哇,太劲爆了!”
9 X/ P: K1 F7 o% d( O
9 ~! h) k* R* I- N% {后来看到江寒,我说,人家女生小闺蜜都这样,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 a3 q" b6 s8 L; w6 A" U" O' {7 E$ e* C
半夜睡不着,拍了拍江寒:“你还准备喜欢她吗?”1 I9 r9 D- K. n6 Q4 x3 k+ E
# M: \' Q. N3 v8 {; q( V" o4 K7 K
隔了好久,几乎快睡着了,江寒说,喜欢。
5 z5 r4 \0 j, b: y5 D: z& f7 i. s% T& [8 x/ t
直到大学毕业,在最后的毕业酒会上,江寒和佳敏坐在一个桌上,我在另一桌和前任煽情的告别,毕竟给了一段难忘的回忆,将来想起这段感情的时候是笑着说的。% J8 k' D2 M0 Q& p$ D9 o
9 u# D/ u! E, `! I1 e+ ~
中途,江寒和佳敏去了一次厕所,回来后神情突变,都在脸上写着,大写的尴尬。
5 d; W: I8 A, w$ ]/ B7 N! r  q! E9 @& T' |
后来问江寒,你们说什么了?
2 `8 w% l  m3 P. O1 U3 E: `9 \1 [7 w# }' s6 G" l7 }0 [: e
江寒说,我问她上次照片的事,她说,是她闺蜜,后来被强势掰弯,在一起了,昨天才分开。+ S; q+ I% s( O5 n# G) K8 S% g+ v

- @/ Z9 H$ g, O2 U- P5 q江寒突然瞪着我:“你不是说闺蜜都这样吗?”
0 `3 A6 @5 _7 g. {2 ]0 M& @7 w+ z' Z  ^/ T0 e% V
我有口莫辨:“可也有例外啊。”8 o/ Z- ~, \0 x+ s7 g: c; p6 d4 o7 F
$ Q4 x; }! Y: d4 C# m
大学毕业,各奔东西。
5 H( I. S) S  u/ `/ ^8 b' {, G
  d' G+ a$ K" ]. X5 o江寒不知为何执意去广州,我问他是不是因为佳敏也去广州。他坚定的摇头:“我表哥在广州,让我去投奔。”7 R) K5 L0 N- @3 d2 l. \* H  E

9 a( Z* N& P" x$ Q, Q- \再次见到江寒就是在这场婚礼上,之前打电话保喜,我问他新娘是谁,他说婚礼上就知道。
- r  l! \+ l) P; M2 o  h8 M+ b1 g6 M5 n1 ~
后来我按照江寒给的主持稿照念,看到新娘从远方走来,长发,大眼睛,是佳敏。0 W8 s) K  _2 b5 l" ^$ S

! e/ U) _' x/ j0 N顾不得锤江寒一顿,稿子上写着“新郎新娘从大学相识,从北京追到广州,从课堂追到礼堂……”! u4 C; O* W. w" E

( w7 ^* ^+ b7 S% F/ t4 h! n那天江寒醉酒,他说,我用了这辈子所有的花招把她掰直了。  I- g) X* n2 K5 l1 E5 w

* f9 _2 s/ P! u( W来源于网络
3 p5 D9 k, y* J5 v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